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巴国杰烈  

2009-11-04 10:35: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小之十五)  作者:廖正伦

 

十五、克平都  叛酋首被诛

军士来报,前营副将宋平章率五百步兵,动去粮草二十车,杀出营寨,投奔平都叛军而去。行不数里,蔓子将军如风追来,大叫:“叛贼休走!”宋平章见是蔓子追赶,不敢接战,引五百军奋力奔逃。看看将到平都关口,突然一阵炮响,鼓角齐鸣,灯球火把,照耀如同白昼,城内涌出一军,排列关前,门旗下,瞫延居中,左有巴弧,右有军师兰兴费。宋平章见瞫延引军出关,大叫:“太师快来救我!”巴弧正欲挥戈杀出,却被兰兴费止住。兰兴费催马走出阵前对宋平章说道:“将军弃暗投明,归顺太师乃大好事,请你与蔓子一决雌雄。”宋平章无奈,只得返身挺铜矛来战蔓子,蔓子也不答话,举方天戟分心便刺,宋平章横矛下拦,然后一个拿扎枪,直刺蔓子大腿,蔓子掛开矛头,顺势一戟往平章小腿刺去。二人战有三十个回合,宋平章渐渐力不从心,矛法已乱,额上汗珠直往下淌。五百军兵与蔓子大军战约一个时辰,死伤大半。平章看看不支,忙使一个花子,急转马头,往关口飞奔,边跑边大叫“救人!”蔓子见宋平章逃走,急弯弓搭箭,只听一声弦响,正中平章之马,平章被摔下马来,蔓子挥军直杀过去,要生擒平章。此时,军师兰心费说道:“巴弧将军 ,还不救人更待何时?”巴弧执戈引一彪军杀出,抢救宋平章及粮草入城。两军混战,各有损伤,蔓子见不能取胜,便鸣金收兵回营。

蔓子指挥大军日夜攻城,怎奈瞫延在城内坚守不出,任凭巴军在关下叫骂,只做不知,这是军师兰兴费缓兵之计。平都关隘坚固,易守难攻,占有地利之便,加上城中粮草较为充足,欲等巴国士气低落,粮草用尽,伺机反扑。

一日晚上,明月如昼,疏星数点。城外楚军大营中灯火有肃,刁斗相闻。突然,由平都关隘上和附近山头上传来清越的箫声,凄凉忧远,愁肠婉转。楚营中众将士细听,原来是吹的楚国歌曲《彀莠思》:“陇上的田中,长满了高高的彀莠呀。去从征的人儿哟,何时回来割除莠草啊!……”一时间,四面楚歌,楚军将士们听了无不叹息,潸然泪下,思乡之情尤然而生。此一着乃是叛军中兰兴费所为,目的动摇楚营军心。

第二日,田无忌与蔓子讲了楚军士兵思乡之事,问蔓子如何处置。蔓子与田无忌耳语一阵,随即传令兵退五里,至落支山下安营。众将士不解,急来问蔓子何故退兵,蔓子却微微笑道:“取城只在早晚间。”

是日晚上,瞫延在府衙中设晏,一为兰兴费用楚歌焕散了楚军军心,迫使巴楚联军后退数里;二是连日来守城诸将辛苦;三为宋平章投奔接风。府中轻歌妙舞,酒内薰蒸。宋平章却说道:“蔓子用兵如神,太师不可过早欢乐,我们还需加紧提防。”瞫延道:“宋将军忠心可嘉。”宋平章接口说道:“前几日投奔,多亏诸位相救,我还未建功劳,诸位将军休息吧,今晚我来巡城,明日再由诸位将军轮流守值,以免大家都感疲劳。瞫延、兰兴费深以为是,逐叫宋平章引一千人当晚巡城,诸将各自安息。

大殿中美女如支,香烟氤氲,忽听净鞭三响,各位文臣武将三呼九叩,四礼八拜,高呼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瞫延登上王位,喜不自胜,多年心愿一朝实现,黄袍加身,内心激动不已。忽然殿下炮响三声,惊天动地,瞫延从床上滚了下来,惊醒美梦一场。卫士来报,蔓子大军已杀进城来。瞫延吓得魂不附体,急跑往内室,将瞫妘旦呼起,叫护卫亲信死士拼死抵住,乘乱外逃。

原来蔓子用宋平章使了诈降之计,骗得瞫延信任,晚上巡城之时,率剩余旧部,杀死守门军士,放起烟火。蔓子早已引军埋伏在城郊,见烟火信号后,立即放炮攻城,杀入城内。军师兰兴费,酋长巴弧、范辛死于乱军之中;向涂率一千多贼众,拼死杀出重围,逃往深山老林,不知所终。至此,叛乱的数万贼众,大半被诛,余皆投降。蔓子巡遍城内及所降人员,皆无瞫延及妘旦在内。蔓子奋起直追,到了峰顶上,终于追上,正是落荒而逃的瞫延及挟持而走的妘旦。瞫延面临绝地,背后万丈深渊,无路可去,到了此时,瞫延自知难逃,也不答话,拨剑在手,妄图最后挣扎。蔓子正欲下马手刃叛贼,背后向夔早已飞步跃出,举剑直扑瞫延。妘旦见向夔赶到,高呼一声:“向夔救我!”急往向夔面前跑去。瞫延把心一横,飞剑掷去,直向妘旦后心刺去,向夔见了,急腾身上前将妘旦推倒在一边地上,而长剑直贯向夔前胸,向夔死于地上,妘旦扑在向夔身上泣不成声。向夔是酋长向涂之侄,深得族人敬爱,自小与妘旦时常相处在一起,两小无猜,互生爱慕之情。后因瞫延心术不正,不允向涂提亲而将妘旦送到宫门。

蔓子见向夔已死,怒火中烧,举起仇恨之剑,刺入瞫延腹中,瞫延大叫一声:“天灭我也!”带剑跳下万丈深渊。妘旦见向夔及父亲均死,又无颜回宫,拿起向夔之剑,刺入自己胸中,众将士抢救不及,殷红的血染红了妘旦雪白的衣衫。蔓子、诸将士垂首无言。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