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 镇 侠 踪(之一)  

2009-02-28 10:41: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 镇 侠 踪

(中篇章回小说连载)

廖正伦著

一、路孔河会贤摆擂  姚武师台中逞能

“僻哩叭啦!僻哩叭啦!”“轰!轰!”

震耳欲聋的火炮爆过以后,古镇笼罩在一片硝烟之中。欢欣的一簇人拥着一位身材健壮,身着梅花纽扣对襟短打,全青一色武士服的中年男子,向“湖广会馆”走去。街上的人流,夹着小贩的叫卖声,也一齐往会馆方向涌去。

人群中,由邻近的梁家场来做小生意的梁老头,忙向一家杂货店胖老板打听:“老板,请问一下,今天啥子事这么闹热,又敲锣又打鼓,还放火炮?”

胖老板叫赵幺爷,老板答道:“啊,你还不晓得嗦?这么大的事都不晓得。今天是比武大会,你晓不晓得,比武就是打擂。今天都打了三天了,是最后一天了,我们路孔河场镇上“雄威武馆”的姚武师,连胜两天,你去看一下嘛,硬是有看头哇。”赵幺爷高兴地向梁老头说。

“要得,等我把糖油果子卖了一定去看一下。”梁老头边走边回答说。

时间已经是下午时分了,“湖广会馆”里人山人海,挤都挤不通。

用戏台改装成的擂台比往日更加壮观。台上横幅上写着“会贤擂台”,上手边写着上对联:拳打九州豪杰;下手边写着:脚踢四海英雄。口气甚是宏大。

台上姚武师正在与一个身穿蓝色短打布衫的人交手。穿蓝衫的人,看上去像是一个武士,蓝衫壮士是来自大足珠溪的武士。两人战了三十多个回合后,蓝衫武士被姚武师凶猛的拳脚逼下了擂台,人群中又响起了一阵为姚武师喝彩的叫好声,人们的情绪激动着。过了一会,无人上台,姚武师走在台前说:“各位同仁,有本事的就请上台来嘛。”神情显得越发得意。

人群中一个约五十岁的戴眼镜的小八字胡说:“我看不用比了,前天、昨天一共上来了十六个人,还不是姚师傅赢了。”眼镜是荣昌县城的一位教师,对武术很是爱好。

“我看不见得,还有两个时辰才结束。”半边一个年青人不服气的说。

“你敢不敢打赌?”眼镜说。

“赌就赌!一块大洋”,年青人说。

眼镜说:“说话算话,不准反悔。”

“哪个屁娃才翻悔。”年青人有点生气地说。

场上正在冷下来之时,突然听得一声:“我来了”,话音刚落,“嗖”的一声,一个人影已来在台中站定。众人举目齐看,台上一穿灰蓝长衫的尼姑,正举手打了一个问讯。姚武师见上来一位女尼。忙说道:“我劝你下去,出家人莫问尘世。僧、道、尼、老、弱、病、残、幼是不能上台的。”女尼道:“我见擂主心高气大,想来见识一下。我也不打擂,看你三招之内能否将我手中的拂尘拿去。”姚武师见劝说无效,口中叫声:“得罪了”,话随身到,伸手来抢女尼手中拂尘,女尼丝纹未动,眼看拂尘快被姚武师拿到,女尼身子微微往左一侧,姚武师扑了一空。姚武师顺势双虎爪,翻身来抢拂尘,女尼见第二招扑来,侧身云转,滑步回环亮掌,左手化开来势,右手拂尘横架。姚武师第二招未拿住拂尘,急忙左手上指,来取女尼面部,脚下一个追风腿踢女尼,顺势右手来抢拂尘。女尼并不慌忙,一个白鹤冲霄,身子离地数尺。避开来腿。姚武师连连几个连环扫腿,女尼均一一化开来腿。姚武师正要施展擒拿之术,女尼说道:“住!我已领教了,我去也!”说完一阵风过后,人已不知去向。一阵喧闹之后,场上又归于平静。

“快跟我放楼梯下来,我要上来打擂。”一个哑声哑气略带沙音从擂台下发出来,台下众人一看,见是一个穿着灰步长衫的老者,干瘦干瘦的,人也不高,貌不惊人,年纪约近七十岁。台下众人一阵大笑,好心人劝老者:“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打啥子擂嘛,打死了是不能还阳的。”老者不听劝告,非要上台去。台上的管事看见人群中闹嚷嚷的,就站在台前来发话:“咳!你这个老头,来赶啥子闹热,回家去吃烟、喝茶,哪些不好,听人劝,快走。你武功都不会,别人都是跳上擂台来的,你还要啥子梯子哟。”老者说:“你莫管我,我就是要上来。”管事见老者硬是缠着不走,只好放了一架楼梯下来,老者慢吞吞地好一阵才爬上擂台,这老者在台上站定后,从腰杆间把烟棒摸出来,点上火抽了两口,发话:“擂主还不出来,怕我了吗?”这时,姚武师手中拿着茶壶,喝了一口,将茶壶递给徒弟们,走到台中说话:“老头子,你报名没有。我看你是穷慌了,我送你一块大洋,你快回去,拳脚无情。”老者急忙说话:“慌啥子,我没得名字,我才不要钱,你莫非不敢打?”顺手将烟棒放在台角上。姚武师见劝说不听,就说道:“老头儿,我们来个文比武如何?”老者见姚武师轻视自己,说道:“如何叫文比武?”姚武师说:“我打你三拳,你不还手;你打我三拳,我也不还手。我先让你打。”老者说:“你说话算数不算数?”边说边走到姚武师身边,快速的一拳打在姚武师肩上,台下大声叫好。姚武师说:“这不算,我们还在谈规矩。”老者说:“那我们就先谈一下规矩嘛”。边说又快速来到姚武师身边,一拳又打在姚武师身上,台下又一阵大声叫好。姚武师忙说道:“还没讲完,怎么就打,不算。”老者说:“好,好,好,你这个人说话不算,这个擂我不打!”。姚武师听说不打擂了,就放松了,这时老者一下就窜到了姚武师身边,身上又被老者打了一拳。台下一片叫好声,老者这时说道:“我打了你三拳,该你打我三拳了。”姚武师心头有点起火,面子观念严重,一会功夫就被老者打了三下,脸颊上一阵发红,拉开架式,左手掌在前,右手拳在后,一个箭步,向老者前胸打去。一阵拳风过后,拳未打着点上,人也不见了,姚武师急忙回头一看,老者正在自已身后。姚武师急转身躯,回身一个虎爪手,向老者扑去,仍然扑了一个空,老者又到了姚武师身后。姚武师心中一急,翻身一掌,顺带一腿,双管齐下,心想:这下应该打着了,谁知又落了空。老者急忙大声叫道:“停!我打了你三下,打中了;你打我三下没有打中。算了,不玩。”说完顺着楼梯下擂台去了。台下看热闹的人群一齐叫好。姚武师面红耳赤,退到台后去了。这时,只听“嗖”的一声,从台下一个箭步,窜上一个人来。大众举目一看,正是刚才的老者,老者说:“我来拿我的烟棒。”捡起烟棒一个纵步下台,消失在人海之中。

约过了片刻工夫,台下忽然从人群中纵身上擂台一个年青武士打扮的人,年纪大约在二十来岁。上台后又是管事接着登记了名号。号牌挂了出来,上书卿定方,永川人。管事知会姚武师,接着姚武师出场。双方互通姓名后,姚武师说:“年青人,为何来此打擂?”卿定方说道:“我是出门路过此地,见你擂台的口气太大,所以特来会会你。”姚武师说:“全凭拳脚说话。”一个虚步亮掌来探虚实,卿定方左掌迎面招架,右手藏拳在后,姚武师左掌变式为下鹰爪,来取卿定方下腹,卿定方左掌忙向下遮拦,一个韦陀压杵,化开下鹰爪。姚武师右拳急出,白龙奔滩,直向卿定方耳门打去。卿定方年青眼快,右手急上挑架,铁笔横舟之式,化了姚武师之拳。二人在台上一来一往,约有四十余个回合。

这位卿定方乃是永川“迎阳武馆”的学生,到荣昌审亲,听说路孔河场上摆了比武大擂,擂主武功了得,又听说要拳打四海,脚踢九州的英雄豪杰,心中不服,加上年青气盛,特意赶到路孔河来打擂。

姚武师也不是徒有虚名,四十岁左右,经验丰富。与卿定方战了四十多个回合后,觉得不能与这年青人纠缠,心想:我现在猛攻他的上盘,每招指向他的头部,他必然处处防着上面,然后乘他不备,使出本门中的绝活,“总桩”里的三擒手和三脱身上引手,然后看准时机,用“遁龙桩”的下势左渡掌,擒住他双脚,把他掼下台去,使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说时迟,那时快,姚武师指天打地,猛攻头部,卿定方小心防着上盘,护着头部。突然,姚武师滑步迅速下势,猛攻头部之手突的下沉,左手擒住卿定方右脚,右手抓住卿定方腰部,猛的一拨,“霸王举鼎”,将卿定方举在空中,卿定方离地失根,姚武师运动蛮力,头朝台下石板,猛的掼下台去。一阵风卷着卿定方倒撞下台来,只听一声大叫:“哎呀!”尘土飞起。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