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 镇 侠 踪(之四)  

2009-05-14 09:59:5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章回小说连载)

廖正伦著

四、陈银山暗中助弟,闹茶社竺何斗勇

吴鹏程仗着武艺高强,单人独骑乘夜色到县商会花厅中去取礼金,谁知被人暗算,被一包烟灰迷了双眼,分不清东南西北,真是半路上杀出一个陈咬金来。黑影从梁上跃下来,一刀向吴鹏程砍来,正在这千钧一发,刻不容缓之际,突然只听得“呯碰”一声巨响,花厅门窗被外面一个人影冲破,飞身进来一人,手中短梢子棍一个“白龙奔滩”已将梁上跃下之人连人带刀打落在地,梁上君子正落在地上“哎哟,哎哟……”直叫唤。

此时,经此突然的变化,各位护卫礼金的卫士已将灯火点明,前来查看梁上跃下之人。此人身着黑身箭袖短打,青绉绸灯笼裤,脚上爪地虎快靴。脸上用墨涂黑,分不清是谁。

破窗进来救助吴鹏程的不是别人,正是吴的师兄陈银山。吴鹏程道谢之后,立即叫各位卫士暂时将这梁上君子带下去轮流看管,天亮后再作处理。陈银山将礼金拿起,与吴鹏程回房安息。

第二天早饭过后,县商会主要经理人罗逸知、敖行树等人,以及二十一个弟子,前来请吴鹏程、陈银山到商会客厅喝茶和座谈。见面后,吴鹏程向陈银山介绍了在坐的诸位。大家寒喧过后,陈银山当即开门见山的说道:“商会诸位会长、理事。我师弟吴鹏程在贵会执教三年,根据武林规矩,举行谢师礼也是可以的,但贵会不应在外另请武林中人来帮助守护礼金,更不应该耍阴谋诡计,暗算我师弟,请你们作出解释。”商会罗逸知慌忙说道:“陈老师、吴老师,你们误会了。我们商会历来做生意是以诚信为本,岂能暗中请人来暗算,何况吴老师辛苦数年,为我商会培养弟子,理应感谢,绝不会做这些见不得人之事。”陈银山又说道:“既是如此,昨晚擒获之梁上君子又是何人,又是如何在你商会花厅梁上呢?”商会敖行树急忙说道:“此事只要把梁上君子叫到厅上一问便知。”于是,罗、敖二人立即叫诸位弟子把梁上君子弄上厅来。一会,众弟子簇拥着梁上君子到厅上,梁上君子仍然黑色涂面,一时还认不出是谁来,梁上君子因昨晚被陈银山一梢子棍打伤后落在地上,已然受伤,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来到厅上后,众人向梁上君子问话,梁上君子一言不发,沉默不语。陈银山见状,立即叫人用面盆打来一盆清水,用毛巾洗去梁上君子脸上的黑墨,梁上君子极力挣扎,无奈众弟子人多,一会功夫,梁上君子现出了“庐山真面目”。众人齐齐用目一望,就什么都明白了,说道:“原来是你呀。”

你道此人是谁,此人乃是姚三根的二徒弟马占宽,外号人称“轻偷手”,在荣昌、大足一带还小有名气。

因前几年,姚三根在路孔河古镇摆下擂台,仗着武艺高,打伤多人,后来以一拳之差被吴鹏程的学生陈一峰打了一捶,武术评判判陈一峰胜。姚三根气性太斗,为了要报这一捶之仇。终日勤学苦练,除了培养自己女儿静嫄,姪女琦舒外,另外又在十二名徒弟中进行培养,总想今后与陈一峰交手亲自报此一捶之仇;同时,也希望徒弟中有出类拔萃的弟子。平时。也时常与徒弟们讲起当年打擂之事。弟子中的武艺也一般,一时半会也没有出众之人。在这些弟子中,二徒弟马占宽,虽然不是十分了得,但夜行术、轻身功夫还比较不错。因此江湖上送了他一个外号“轻偷手。这马占宽听了姚三根时常提起当年打擂之事,总是心中不平,想为师傅争回面子,但他自知目前功夫还有限,只等有机会,要为师傅出一口恶气。

后来听说陈一峰的师傅吴鹏程在荣昌商会教棚授武,就随时留意在心。后来又听说吴鹏程授徒师满,订于某日取礼金,就心生一计,瞒着姚三根,到了那天晚上,用墨和颜料染了脸面,换上夜行衣靠、背上插了一把柳叶单刀,随身带了烟灰一包,准备待用。这样,一来可以杀一杀吴鹏程,陈一峰的威风;二来为师傅出一口恶气。因此,马占宽乘夜、乘乱,施展夜行术和轻功,混进县商会西花厅,潜伏于梁上,以待行动。

众人明白这一原由后,当即由陈银山,会同县商会几位会长、副会长,并十位弟子,带着马占宽到路孔河,要面会姚三根,并将马占宽交与姚三根处置。

路孔古镇“雄威武馆”客厅中,姚三根正与县商会诸位会长、副会长,以及陈银山等一众会晤,众人说明来意,讲清原委,并将马占宽交与姚三根定夺。马占宽自觉无颜,垂头站立一边。姚三根当即向县商会众人道歉,连忙拱手致礼说道:“在下向众位再次致歉,姚某训徒无方,深感不安。”姚三根将马占宽叫到跟前,一耳光打在马占宽脸上,牙齿打落一颗,满嘴鲜血直流。姚三根叫来徒弟,吩咐将马占宽押入后堂,听候训斥和发落。县商会诸位及陈银山一行人等,辞别姚三根返回县城,姚三根率众弟子将陈银山等送到路孔场白银滩水码头,众人上船回荣昌,姚三根才回去。

吴鹏程 在县商会所教的二十一个子弟,仍然继续在吴鹏程手下学习。县商会又与吴鹏程订立了口头协议,吴继续任教,并制订了下一个阶段的授徒方案。

在吴鹏程的徒弟中,有一位弟子,名叫竺祝,乃是荣昌屠工邦会长的外侄。此人生性好学,随吴师傅学习三年来,颇有一些成就,就是性烈火急,眼中容不得半点沙子。这次吴鹏程遇险后,大众又宽宏大量,将马占宽放回,心中甚感不平,总是耿耿于怀,常思要报复。

这一天,竺祝练完功课后,上街游玩。碰见好友张平川,相约到“中和茶社”去喝茶,茶博士泡上茶来,又送来一盘瓜子,二人悠闲品味,漫话家常,天南海北,神吹一阵,十分高兴。

“幺师!拿茶来!”随着叫声,风尘仆仆地进来二人。一壮汉约四十岁左右,面上黑中透红,双目有神,眉中隐约有一股杀气。另一位约二十出头,身子也十分健壮。过了一会,茶博士还未送出茶来,这位年青人桌上猛的一拍,发怒道:“搞了半天还不拿茶出来,怕老子没得钱吗?!”茶博士慌忙从里屋端上茶来忙说道:“客人莫怪,刚才在下正在厕所里出恭,对不起,对不起。”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忙制止年青人的举动,说道:“算了,坐下喝茶,莫再说了。”茶博士一看年青人手拍的桌面上,露出了断裂纹,茶博士伸了伸舌头,忙说:“客人慢用,慢用,”退了下去。这边一桌的竺祝一见,这年青人无礼,心中火起,又不好发作。

不一会功夫,门外进来两人,一位老者,年约六十多岁,跟随而进的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青年。老者对着四十岁和二十岁的两位拱手说:“二位老师久等了,来晚了,恕罪,恕罪。”四十岁中年人忙说:“不客气,请坐,幺师,再拿两碗茶来。”茶博士又送上茶来并一盘瓜子。

吃过一阵茶,寒喧一阵之后,老者恭敬地说道:“我今天约二位来,就是要将我这小孙子。哦,我还没说我这小孙子的名字呢,他叫巫敬宗,小名叫巫狗狗,早闻路孔河“雄威武馆”姚老师大名,如雷贯耳,姚老师武功高强,我准备将狗狗拜到姚老师名下,学习武功,健一健身子骨。”

还没等四十岁左右的壮汉开腔,这二十岁的年青人立马接过话头说:“你算找对头了,你总算找到真神了。我们姚老师,武功非凡,亲受老前辈,威名远振的姚玉堂指点,曾经在擂台上打下十几位好汉,简直不消摆了……。”

“放你狗屁!你龟儿子敢在这儿里乱扯!”隔桌的竺祝听后,火冒三丈的大声吼道。

“你敢说老子不对!”这二十岁的年青人马上跳了起来,与竺祝对骂。

张平川拉住竺祝,尽力劝阻;四十岁中年人拉住 这二十岁年青人进行劝阻。这六十多岁的老者见势不妙,拉起狗狗慌忙就走,连说:“对不起,下次再谈。”

这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名叫何可言,是路孔姚三根姚武师的弟子。这一天,因荣昌一位老者巫德崇,经人介绍,听说姚武师武功好,约来中和茶园会面,准备测日拜师,请姚武师收小孙敬宗为徒。哪知偏偏遇到竺祝在这里作对。

竺祝挣脱张平川的阻拦,冲到何可言面前,举拳便打,何可言挣开四十多岁壮汉,举拳相还。竺祝“大鹏展翅”,上步盖掌,直取可言头部,可言头往左偏。右手上托,“托梁换柱”接住来掌。竺祝右手前冲,“弓步冲捶”来取可言中盘,可言左手往下斜隔,一个“柳燕斜飞”化了来掌。可言在化解来势的同时,顺起一腿,乃是缠丝拳中的“连环”套中的“商羊登枝”独脚腿,竺祝见腿来,立即以腿还腿,用“洪门”套路中的“太祖”子午捶中的“进步踢腿”还击。二人战有二十余个回合,未分胜负,此时,可言改用“翻连环”中的“偷步单鞭”,来取竺祝前胸,下面一个“右鸳鸯腿”向竺祝扫来,竺祝正在防前胸,哪知下面扫来一腿,忙一个快速后撒步,往后急退,谁知茶馆中桌、椅、板凳多,地方小,竺被长条板凳扛了一跤,摔在地上,可言乘势来擒竺祝,哪晓得竺祝头脑机灵,顺手拿起板凳,一个“鸟龙绞柱”,“腾”的跳起,使用“板凳拳”中的“盘龙板凳”套路来迎战可言。竺祝在吴鹏程处学得“板凳拳”,今日正好派上用场。一个“翻身横扇”,向可言横扫去,可言立往后退,竺祝步步为营,紧逼可言,可言退至接近茶灶房门前,忽见门前有一扁担,正是茶馆用来担水用的扁担,顺手抄起扁担,二人上演了一场“板凳对扁担”的好戏。两人一来一往又战了十多回合,未分胜负。这边张平川极力上前来劝阻二人;那边,中年汉子一个箭步,窜入核心,用“二指分牛法”将两边止住。拉起可言回到原茶桌前。竺祝性急,仍然口出恶言:“甚么雄威武馆,就是你姚三根来了,老子也不怕,我不把他打扁才怪!”可言急了,说道:“你敢骂我老师!”竺祝道:“我骂了又怎么样!?”

这中年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姚三根。今天同弟子何可言到“中和茶社”办事,正巧遇上此事,本想息事宁人,走了算了,但听到竺祝口出伤他的恶言,心中大恕,立即上前来擒竺祝,困此,二人又动起手来,两人战有十几个回合,姚三根上面虚幌一下,一个“白猿献果”,下面一个“摆右脚剪步捆肘”,闭住竺祝双手,顺势运动神力,将竺祝提起,头朝下,脚朝上,往茶房大石水缸中贯去,只听得茶博士和张平川忙叫道:“摔不得!摔不得!”

欲知后事,且看下一回。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