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 镇 侠 踪(之五)  

2009-05-22 15:12:2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章回小说连载)

廖正伦著

五、万人争看龙舟赛,竺何再遇起争端

姚武师将竺祝倒提起,正往石水缸中丢去,忽听得茶博士和张平川大叫“摔不得”。如果是当年在路孔摆擂时的脾气,早已将竺祝丢入水缸之内。加之自从打摆之后,姚玉堂对他训斥过,叫他修身养性,不要呈武夫之勇,因此,吸取了一些教训,脾气没有原先暴燥,急忙将竺祝丢在地上,说道:“年青人,以后做事要稳重点,少些麻烦。”随后算了茶钱和打烂的家什,与何可言场长而去。张平川自同竺祝回商会武馆,见了吴鹏程将此事说了一番,吴鹏程也教训了竺祝一番,今后遇事不可鲁莽。吴鹏程然后赶到“中和茶社”,见姚武师早已离去,况且竺祝并未受损,自然也就不再过问此事,江湖也就少了一场争端。

且说这荣昌县自古以来民风醇正,民俗传统根底深厚。自从清朝中期开始,在群众中的一些优秀民族传统项目流传至今,代代不息。荣昌县城,每年四月初八日,佛诞节,要举行朝山庙会,全县含乡镇均要组织民间杂耍,民俗项目进城,到“卧佛寺”白象鸣山前朝拜,成千上万人,热闹非凡,很是壮观;而河包场则要举办“肉龙”会,壮汉男人,上身裸着,身上绘着龙鳞,举行“肉龙赛会”,也是闹热;而三年一次的路孔河“端阳龙舟赛”,也是吸引了众多的游人。一般均定在阴历五月初五这一天举行。这一天项目有游泳比赛,水中抢气球(用猪尿泡吹涨做成气球),抢鸭子比赛,划龙舟比赛。而龙舟比赛最为吸引人,比赛地点在大荣桥上段河中。

说起这“龙舟比赛”,到有一番来历:这项活动的起源时间比较早,最早可以追溯到远古时候。当时人们部落而居,居于水边不远,由于湿气、瘴气和其它各种原因,先民中的一些人有了病,但那个时候没有医药,就只有求助于巫师、神汉。巫师神汉们说是“鬼怪疵疠天札”在作怪,只有进行“禳灾”(祈求上天),让这些瘟神远远离开古代先民驻地。因此,举行祭祀,念了“诅咒”之后,用船将“灾害”送走。为了使这些“疵疠夭札”远离人群,就用“牲酒纸钱”烧化。贿赂这些瘟神,使不详之物远离人群,这样人们就不生病了。后来又用菖莆、陈艾等于驻地,雄黄涂面等进一步的方法,防止瘟疫传染。这样过了很多年,逐渐统一认识,定在五月初五这一天,为“禳灾”日,又过了很多年,医药逐步取代了“禳灾”,就逐步变成了“纪念屈原”了。这些可以在《荆楚岁时记》、《越地传》、《浙江志》、《古今图书集成》上能看到一些痕迹。压下这些,暂且不表,仍然讲这次龙舟赛。

路孔河龙舟竞赛,由来已久。这次赛舟,已有十二支船队参加,其中、昌元、河包场均派有船队参加。

按照旧制,阴历四月八日揭蓬打船,各船队队员从这一日起均集中进行训练。创制龙舟,雕刻龙头、龙尾,彩绘等等。五月初一下水,这一天,各队员在新龙舟上训练。每队正式划工14人,掌龙头一人,掌龙尾一人,每船共16人,取“一路顺风 和“一帆风顺”之意。五月初五这天为正式比赛日。比赛的头一天晚上,聘请名巫师举行仪式。每支船队皆请有名巫师,船队领头人具备“牲酒”请巫师为本船队取胜作法。巫师接“牲酒”后,烧钱化纸,供于船头,以酒地,口中作“启舟词”。然后在船边打斗九个,又用撒荞燃火,名叫“亮船”,众队员在旁击鼓以壮声威。礼成后,启船 仪式就完成。到第二天五月五日比赛当天早上,巫师举油火进行“发船”。巫师信奉的神明叫做“西河萨真人”,巫师举火后开始诅咒,咒有“蛮雷”、“猛火烧天”;在念咒时并有手诀,诀有“收前龙”、“息阴山”、“移山倒海”。念咒作法开始时,巫师卷裤露脚,跳七步罡斗,火起船行。“猛火烧天”咒词:“天火烧太阳,地火烧五方,雷火执常法,烧死诸不祥,龙舟下弱水,五湖四海任漂荡。”念咒作法完成后,便大功告成,保你船支得胜。

路孔河场上这支龙舟队,共有16名队员,其中何可言是其中的一名,因其身怀武功,且识水性,因此作了一名掌龙尾,恰巧河包场龙舟队中,将竺祝作了掌龙尾。屠工帮会长张绍公,本是河包场的人,这次河包场龙舟队全靠张绍公资助。竺祝会武,会水,又是张绍公外侄,因此河包的领队邀请竺祝加入河包龙舟队。

正端阳这一天,路孔河真是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水码头早已被人流扎断。龙舟比赛在接近中午时分进行。比赛距离是一里路,龙舟分四批比赛,每次三支船队,取每批中的前一名参加下一轮比赛。比赛中十二支船队队员分外努力,金鼓声与岸上观众的呐喊声响成一片,真是一个壮观又激动人心的场面。有曲金字经·龙舟竞渡一首为证:

渡畔水连蓼,屋边山接峦,歌舞游舟邻竞船。扳!翩翩冲百川。谁争冠,笑谈转瞬间。

经过比赛,最后剩下两支船队争夺冠亚,这两支队不是别队,正是路孔龙舟队和河包龙舟队。

一声炮响,振天动地,两支船队尤如出海蛟龙,离弦之箭,往前冲去。金鼓声、游船上和岸上人们的助喊声,惊天动地。两队冲出约十丈,势钧力敌,不分前后。此时,两支船尾上的掌龙尾人互相一看,均是认得,因曾经在“中和茶社”互相交过手。竺祝与何可言心中都在想着八个字: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竺祝心中和何可言都在想:今天一定要加倍努力,一定要胜过对方,要不惜一切代价,赢了对方。随着双方队员划着整齐的木桨,赤着上身的年青汉子们,头上汗水、河水已分不清,强健的肌臂,忘了一切的舞动着木桨。行程已过大半,仍然未分出前后,此时竺祝与何可言心中更是躁急,突然,竺、何二人均举起木桨向对方打去。一桨打后,又接着连连互打,均想把对方打落水中去才解恨。打到后来,二人真索性站起来,在船尾上用木桨互相撕打。这一打不要紧,影响了船支的平衡,龙舟失衡而动,倾斜,影响了队伍整齐和前进速度。队员们以及彩船游舟上的人,岸上的人均在幺喝起来,都来看“龙舟水战”这一奇观。监督船上的裁判和主持台上的会首们均大声高呼停赛,竺、何二人不听,一阵乱打。此时船离终点线只有几丈之遥,由于二人的影响,两船均翻入河中,幸好双方队员均是会水之人,各人游上岸去。这竺祝从小在昌元镇施济桥边游泳,而何可言从小也是在路孔河边玩水之人,所以两人不但有武功,而且又会水。两人下水之后,干脆丢了木桨,就在水中对起拳来,岸上之人均为二人喝彩不休。

这时,路孔河“雄威武馆”中的众位学武的学生,也在岸上看划龙舟比赛,正在为路孔龙舟队取得胜利摇旗呐喊之际,见路孔队掌龙尾的何可言不知为何与比赛的河包龙舟队上之人打了起来,而两人均被打下河中。此时,众学生中不知谁人说了一句,“我们去帮忙”。于是众位学生立即下到河边,正好有一支空着的鱼舟在河边上,舟上一位老者,正手挚竹篙,慢慢的划着,边划边看河中的风光。这七、八个学生中,有一个名叫雷胜茗,高声对老者叫道:“老头!快划过来,我们要去帮忙!”

“我这个打鱼船不载人,”老者说。

雷胜茗说:“快过来,我们多给点钱给你。”

“拿好多钱,先说好。”

“快点,莫这么嗦,难道怕不给钱?”

“我这个小打鱼船只能上来三个,多了装不下。”

一会,打鱼船靠岸,上去了雷胜茗等三人。老者点动竹篙,小船离岸一丈多远。这时老者问道:“你们去帮甚么忙?”众人简单把经过讲了。老者说道:“这个忙最好不要去帮,应该化解干戈才对,你们说是不是?”“咳!你这个鬼老头才怪,你晓得啥子,快点划!”这时,老者停住手中竹蒿说:“先交过河钱。”雷胜茗说道:“你这个老头硬是怪,偏偏在这个紧要时刻来跟我们作对!”老者不慌不忙地说:“我这个人就是怪,从来不赊账”。雷胜茗等三人往身上一摸,都是分文未带,只好说:“我们走得忙,硬是没带钱,我们是雄威武馆的学生,等会多给你点钱。”老者硬是不肯通融,雷胜茗大怒,举拳就向老者打去,老者见状,竹篙轻轻一点,身子腾空而起,隐隐落在约两丈外的一架彩船上。雷胜茗三人在鱼船上慌了手脚,他三人对水了解不多,又不会划船,鱼船在那里停住了,离岸又有两、三丈,人一动船又摆动不休,只好坐在船上不敢乱动,在那里干着急,任凭鱼船团团转。

此时,竺祝和何可言在水中斗了约片刻时分,正在展示这“浪里白条”和行“翻江倒海”的功夫,忽然从不同方向的两支船上,闪下两个人影来。一个人影直扑何可言,一个直扑竺祝。尤如老鹰抓小鸡一样,分别将竺祝、何可言从水中提起,又腾身上船去。提何可言者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撑船的老者。老者将何可言放在船上说道:“年青人。不要逞强好胜,冤家宜解不宜结。”说罢,连跃上另外几支船上岸去了。这老者何人?为何来提何可言?原来老者是姚玉堂的师弟蒋勤祖,这蒋勤祖的师傅与姚玉堂的师傅是师兄师弟。蒋勤祖练习武术多年,武功超群,此人函养很好,对人和蔼。修身养性,从不滋事。对于姚三根与陈一峰因打擂而结怨的事也是知道一些。今天独自一人划着打鱼船来看龙舟竞赛,见竺、何二人动武,因动了息事宁人之念,才将何可言与竺祝分开,不使这场激战延续下去。

那又是何人将竺祝从河中提上游船,而避免酣战呢?此人乃是河包场洪门传人陈银山之师弟定章,人生得瘦小,喜抽烟,人称烟灰。此人武功高强,善使杆子,烟灰与陈银山、吴鹏程在洪门中,称为洪门三杰。这一天听说路孔河举行龙舟比赛,因此也赶来看热闹。看见竺祝与何可言在河中水战。烟灰知道,竺祝是吴鹏程在县商会收的徒弟。因见他们在水中酣战,心想不要把事态闹大,为了化解纠纷,因此将竺祝从水中提上游船来,教训竺祝一顿,然后离去。

此时,在比赛的主持台上,镇上和镇商行的会首,开始宣布龙舟比赛名次。经过比赛,12支龙舟队取前四名,已经决出第四名县城昌元队,第三名广顺场队,由路孔镇和河包场队决赛争夺一、二名,因在最后关头,竺祝和何可言打乱了赛事,使冠亚的决赛告吹,经到场的会首和评判员共同商议,由资格老的总评判员赵纯舟进行宣布。全场哄闹的人员已经静了下来,单等宣布,赵纯舟宏声朗朗地说:“经全体评委一致商议,决定第一名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面评判所说。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