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 镇 侠 踪  

2009-07-07 15:53:5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章回小说连载)

廖正伦著

六、宝城寺众英聚会,明月院武师献艺。

路孔古镇龙舟赛总评判员赵宏舟宣布:“本届龙舟赛第一名广顺场队,第二名昌元镇队,宣告完毕。”沿河两岸以及评判台下群众中,响起了热烈地掌声和喝彩声,进入狂欢的自然是广顺场队和昌元镇队了。路孔队和河包队不服裁决,在主持台下闹了起来,然而这区区几十个人的声音太小,被全场上万名群众的喝彩声、掌声,以及指责声所淹没。事后,路孔队的何可言,河包队的竺祝均被领队和本队队员责怪,然而事已至此,也是无法挽转,只有表示下届龙舟赛争取夺标了。

自从姚三根早年在路孔摆下擂台,充当擂主,与陈一峰结下气怨后,马占宽在县商会企图暗算吴鹏程,加上竺祝与何可言在“中和茶社”和路孔龙舟赛 会上大打出手后,缠丝门与洪门中的一部分弟子,年青气盛,好逞强斗狠,互不服气,因此而互相纠缠不休,常有一些小的摩擦,这也是自然之事,一时难免,暂时把两家争斗放一下,先说一下荣昌县国术馆的情况。

荣昌国术馆原来叫“武士会”。荣昌是古昌州所辖,唐朝乾元元年与昌州同建,先名昌元县,后来改为荣昌县,这里当时虽是边远之地,常有征战,因此,尚武之风气较盛行。不少身怀绝技的人物,隐于尘世,或出家,或于山林,或游于民间,也有不少人暗中或公开招收徒弟,教授武艺。

到了1930年,河包场武师彭子荣,与武林中有很高声望的邓利堂、刘义华等筹备成立了“荣昌县国术馆”。第一届馆长由彭子荣担任,副馆长由邓利堂担任,教练是丁维江。武士会原驻在“宝城寺”,“荣昌国术馆”成立后,搬在“文昌宫”,习武之人比较多,而出众者有游树廷、夏超成、徐经五等人。由于游树廷武艺出众,善使一杆蛇茅,曾拜安富镇林酒师为师,又曾拜丁维江为师习武,游树廷作为代教练,教授男生习武,游树廷夫人陈素云武功也很好,教授女生习武。

每年的旧历10月初6,传为武术界认为的达摩祖师生日,这一天,荣昌武术界人士均要举办“达摩会”。祭祀达摩祖师,全体行“拉弓大礼”,有专人唱赞词。祭毕举办各门各派的“武术表演”。聚餐后座谈,喝茶,然后结束。

在座谈之中,大家都谈到了姚三根、陈一峰之间的纠纷。因此,有人提议,由“荣昌国术馆”出面进行调停。这届馆长邓利堂,副馆长丁维江,总教练游树廷等人共同主持,邓馆长接纳了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决定出面调停。经有关各门派代表协商,决定在一个月以后到路孔镇去调停。而前往参加调停的人员有邓利堂、丁维江、游树廷、洪门的陈银山、缠门的姚玉堂、苏门的陈子庄,山东教的王丙章、僧门的刘八老爷,岳门的姜敦五,以及武林中较有名望的刘义华、蔡聋子等共16人。

由“荣昌国术馆”将邀请帖分发这16人,以便准时如约到路孔协商、调停。

这一天,姚玉堂正在家中闲坐,收到了邀请帖。姚玉堂现已年高,由他的学生执教,他不时进行指点。

提起姚玉堂,也是赫赫有名。姚玉堂年青时候,就拜在缠门著名武师陈氏三兄弟门下学武,刻苦锻炼,坚持6年习武不断,学得一身好武艺,6年后,又到大足和宝顶拜师学习武艺5年,前后拜师学艺11年,练得功夫出众,在荣昌、大足很有名声。

经过11年的磨炼,姚玉堂仍然回到路孔河边种地、打鱼为生,乡亲们亲热的称呼他为“姚打鱼”。姚玉堂除务农、打鱼外,还收徒弟教武艺。

有一天,姚玉堂撑着船到路孔河大荣桥上面一段河打鱼,忽然听到河对岸的哭喊声,见一群无赖正在抢一妇女手中之小孩,小孩、大人哭成一片。原来这户人家姓张,因借了本地一位财主的高利钱,用来医治男人之病,一月二分利,二月四分利,利滚利,永远无法还清,财主早已收足本金和利息,仍然说没有还清债。今天找了七、八个无赖和打手,前来逼债,因张家无钱还债,就抢小孩去作抵押。姚玉堂常在这一带打鱼,对这些情况也非常了解。见此情况,心中起火,准备上岸去劝解,突然间,见一位打手将抢在手中的小孩高高举起,向河中丢去。姚玉堂一见怒火燃起,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姚玉堂大喝一声:“住手,”手上撑杆在水中轻轻一点,身子腾空跃起。船离岸有数丈之远,姚玉堂身子在半空中接住小孩,稳稳落在岸上。然后放下小孩,就去与这伙人论理。这伙人说:“你这个穷打鱼的,关你屁事,少找麻烦!”姚玉堂说:“这事我管定了。”打手们一拥而上,围住姚玉堂就打,只七、八招之后,这一伙人便有四个倒在地上,倒下之无赖和剩下的人,一溜烟就跑。姚玉堂就对这伙人大声说:“回去告诉你们主人,有胆子就来找我姚打鱼。”从此,姚打鱼仗义之名就传遍了附近。

路孔河场边的大荣桥下是滩口,这里是通商漕运的重要码头,大足龙水、珠溪和路孔的大米、土特产品从这里转去到荣昌县城,然后转运到各地,又把布匹、食盐、茶叶、日用品运回来,因这里是运输转运中心,形成了热闹的码头。上下来往的商人、船工、鱼民,均在这里正常交易。按照行规,除去盈利外,还应交纳一部分钱给码头管理行,大足一个恶霸,也是财主,见路孔码头十分兴旺,早就生了霸占之心,想出很少一点钱来买下码头的管理行,遭到管理行老板赵纯泉的拒绝。大足这个恶霸就请赵老板到大足去赴宴,商谈购买路孔码头之事。赵老板不知这是一个鸿门宴,只带了四、五个人去赴宴。结果被大足这个恶霸软禁起来。商行、船工帮的人想到姚玉堂武艺出众,就来请姚玉堂出面。姚玉堂带了他的徒弟杨铁罗汉等三个得意门生去大足找这个恶霸要人。这个恶霸姓夏,名得海,从小学过一些武艺,力大惊人,在大足一带无恶不作,民愤很大,一般人也奈何他不得。这恶霸又在成都“华兴武馆”请了一位武功高强的武师汪进忠,作为护家武术教头,同时培训夏得海手下的三十多名打手。

姚玉堂师徒四人来到恶霸夏得海门前,守门护卫硬不让进去,并且把大门紧闭。任凭杨铁罗汉等几人在外叫门,高矮不开门。姚玉堂见大门不开,看了一下围墙,约有一丈多高。姚玉堂丹田把气一聚,一个纵步,上了墙头,飞身下墙到了院内,两个护卫来打姚玉堂,姚玉堂一个黑水分舟,两个护卫倒在地上,然后开了大门,三个徒弟跟着进了大门。此时,夏得海听得有人硬闯府门,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大喝一声:“哪个吃了豹子胆,敢来老子门前惹事!”带了武师汪进忠和三十多名打手,手执刀、枪、棍、棒一齐从客厅里拥到院坝里来。姚玉堂报了姓名,说明是来接赵纯泉回去的,夏得海就是不放人。夏得海心中大怒,迎门一拳,向姚玉堂打来,杨铁罗汉一见,一个箭步上前,用手一挂,一个金丝缠袖,化开来拳,两人接住撕打在一起。三十多个打手,一拥上来,被姚玉堂另外两个徒弟接住,也在院内打在一起。

汪进忠教头一看,院内太小,几十个人打在一起,对姚玉堂说道:“我们上房去玩玩。”说罢,一个纵步飞身上了大厅房上,姚玉堂也不答话,飞身上房,与汪进忠在房上大战起来。

夏得海与杨铁罗汉战了三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败,从腰间取出短把鎏金锤,看杨铁罗汉不备,一锤向杨铁罗汉头上打去,杨铁罗汉也不回避,锤打在头上,一声响亮,夏得海锤已落地,手上一阵酸麻,杨铁罗汉一掌将夏得海胸部击中倒地,口吐鲜血。姚玉堂与汪进忠在房上各人施展轻功,打了五十多个回合,姚玉堂双峰贯耳向汪进忠打去,汪进忠见姚玉堂胸部空虚,一个偷心拳向姚玉堂打去,哪知姚玉堂早有防备,故意亮出前胸,看汪进忠拳头快到胸口时,才随机应变,真是会者不忙,艺高人胆大,姚玉堂身子迅速向前右斜方侧去,避开拳峰,双风贯耳之手立即变为下抡锤,击中汪进忠前胸,汪进忠从房上倒下,砸穿房上瓦、桷,落在客厅圆桌上,又将圆桌打烂,汪进忠已是负伤在地。随即姚玉堂跳下房来,协助三个徒弟,将三十多名护卫打手全部打散。姚玉堂对口吐鲜血的夏得海说:“把赵纯泉交出来,三天之内到路孔河来拿药。”夏得海此时只得爬起来,将赵纯泉等人放出,与姚玉堂等人回到路孔河。

第二天,夏得海仍吐血不止,越来越全身无力,只得备了礼物,请了一些有头面的人物,与同一道来路孔河找到姚玉堂,被姚玉堂教训了一顿,给了止血药,夏得海赔礼道歉后回去。此后夏得海再也不敢到路孔河去了。

荣昌县国术馆派出15名有声望的武师,前往路孔与姚玉堂商议,主要目的是化解姚三根与陈一峰之间的恩怨及纠纷。经商议,由陈子庄领队前往,为什么请陈子庄领队呢?原来荣昌县双河场的铁罗坝也出了位赫赫有名的武术名家,此人名叫陈子庄。在七岁时,为了一家人的生计,随同父亲陈荣光到永川永兴场做小生意,维持全家生活。在此期间,陈子庄在离此很近的荣昌界内的庙宇“庆云寺”中学武艺,得到高僧惠宏、惠戒的指点,学武四年后,又拜著名武师谢棕粑捶,荣昌彭家岩彭水老六等人学习武功六年,加上陈子庄学武非常刻苦、用心,武功日渐长进。后来又在成都拜绿林派一代宗师马宝为师,继续学习武术。陈子庄广交武术界朋友,多次在成都等地打擂,得有金章,此后又多次担任武术的评判,并结交河北沧州武术名家李雨山,李雨山在南京武术国考中获得第一名,李雨山与陈子庄共同出了本武术书籍《行义拳大观》。陈子庄在成都、重庆武术界都很有名望,因此由他带队。

姚玉堂接着15名武师后,分宾主坐定喝茶,互相一一介绍,并说明了此次来的目的,一是拜望姚玉堂,二是化解姚三根与陈一峰之间的恩怨。姚玉堂听后自然是满口答应,冤家宜解不宜结嘛。洪门的陈银山与姚玉堂互相握手言欢,都表示相互不计前嫌,共同振兴荣昌武术。会谈在一片和谐声中结束。

时间已接近中午时分,姚玉堂已在路孔镇明月寺中早已摆下丰盛的酒席,招待荣昌县国术馆来的15人,加上姚玉堂共16位著名武师。另有姚玉堂的弟子9人,镇上有头面的人士6名,共计31人,齐聚一堂,此时,镇上有头面的人士中有人提议说道:“今天难得荣昌国术界人士聚会,请姚玉堂和陈子庄表演一下拿手的绝活。”大家当然赞成。姚玉堂是本地的,按规矩先表演。只见姚玉堂先在酒席宴桌前,将气贯入右臂,右手拿住桌子脚,一声吼,早已把酒席高高举起,绕场一周,然后放下桌子,桌上汤菜一滴都没有流出来,全场响起了掌声,此时,陈子庄走到宴席桌前,左手大指二指,端住桌子边沿,右手大指二指端住桌子边沿,叫一声“起”,双手将宴席桌平端了出去,绕场一周放下,汤菜一滴都没流出来。得到了全场热烈的掌声。接下来,姚玉堂将一谷箩的豌豆撒在地上,然后在豌豆地上表演了缠丝拳中的“十八烂”套路,表演十分灵活而沉稳,身手步法不乱,得到了全场的叫好。然后由陈子庄表演。明月寺中有一个天井,里面长满了丘苔,陈子庄到厨房去拿了一个石巴窝,大约在百斤左右,顶在头上,然后在长满丘苔的天井中表演了苏门拳中的一套“游塘”套路,身桩中正,步法灵活而稳健,表演完后,右脚独立,左脚举向头上,一个朝天蹬,并向在场人行了一个礼,表演完毕,得到了满堂的喝彩声。

至此,姚、陈恩怨终算化解。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