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 镇 侠 踪  

2009-08-29 11:06:3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章回小说连载)

廖正伦著

九、静嫄祈福河包  九心坏思美人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倏忽之间,早已过了几个寒暑。这一年,又是冬去春来。路孔古镇沿河两岸,绿竹万竿,垂杨间杂其间,燕子点水,粉蝶穿飞,更显得一片春意盎然。

路孔古镇河对面的山上,建有一坐古寺,据模糊不清的断碣残碑所记,古庙为“万灵寺”,乃前朝所遗之物。据民间俗传,有僧人真敖在此住锡。此寺原为三重堂,供有佛祖及南海观音之像,凡乡人到此祈求,千求千应,万求万灵,无不应验,故名“万灵寺”。

这一天,家居古镇的姚三根,带了静、琦舒到万灵寺中祈佛。姚三根多年来,就有一心愿未了。因姚静之母早逝,全靠三根把她拉扯带大,静母去逝之日曾嘱三根,将来要为静选一好户人家,因此,三根时常将此事牵挂于心。恰巧今日得空,又值天气晴和,才带了她姊妹二人上山到寺里来。本届主持僧人“了应”大和尚,乃是五台山禅宗派遣之佛门弟子,在此修行并主持事物。了应和尚将姚三根父女接入待客间,奉茶完毕后,姚三根道明来意。了应乃是一得道高僧,举目将静、琦舒一望,心中早已有数。请姚三根等人到观音堂祈佛,姚三根、静、琦舒在佛前供献香腊纸烛及礼金,殿中馨鸣三声,跪于佛前,各人默默祈祷,然后各人抽取一签。先由姚三根抽取一签,上写着八个字:“于今向善,可启后福。”又由静嫄抽签、上写一碣语:“玉女生来一片丹,但得人间结善缘。严济先有孽根重,化去危难自平安。”然后由琦舒抽签,上写:“宁静舒淡,巧还心愿”八个字。众人要求了应高僧讲解签文,了应叹了一声,说道:“此乃佛门签语,不可泄漏,今后自然有解。”了应和尚在姚三根等人临走之前,又说道:“小僧悟性不高,众位施主若有空闲之日,可到河包场报恩寺走一走,向我佛祈福。阿弥托佛!”众人别了高僧下山去了。

姚三根回到古镇后,请人看了出门黄道吉日,准备再到河包场报恩寺祈福。这也是佛缘所至,姚三根早年习武,性格高傲,杀心太重,与人切磋武艺时,常常发出狠招。他一生中伤人无数,与他交手之人,轻伤者都在百余人之上,经他重伤乃至断肢折骨者,也不下三十余人。后经姚玉堂等老一辈一再教训,已经改变习性,不再如过去那样很猛。又听了姚华采之劝告,已开始礼佛。终因前半生之心性,造成对后辈带来一些坎坷。

等到去报恩寺的前一日,姚三根突然因风寒感冒,去不成了,因此就由姚静张琦舒二人前往。由于是春夏之交,真可说是风和日丽,两姐妹一边行路,一边贪看风景,心情十分畅快。

说起河包场和报恩寺,也自有一翻来历。河包场边一里许,曾经做过昌州的行州,名濑川镇,年久已废不存。河包场边报恩寺,古时名成化寺。寺侧建有九级白塔一座,耸立云表,为宋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所建)。寺内古碑磨灭不清,塑之金刚有阴识款“熙宁”二字,(即公元1068年所塑),由此推之,建寺还应更早些,所以河包场和古寺的历史也是很悠久的。

姐妹二人到了河包场后,正值河包场逢场天。先到场上走一走,看一看当地的民风民俗。沿街之上人来人往,生意兴隆,到有一片繁华气像。正当两人在街上慢慢行走,忽然听得人声噪杂,赶场行人慌慌张张纷纷往两边店铺内跑。街面上拥出一帮人来,约有十六人左右。前面几人像是家丁打扮模样,边走边用脚踢赶场人摆的小摊子、菜篮子。一家丁飞起一脚将路边卖鸡蛋老太婆篮子中的鸡蛋踢飞,几个鸡蛋正飞到两姊妹身边,蛋打烂,把两人的衣服弄脏了一点。张琦舒叫道:“你们是啥子人,为啥子把蛋踢了,弄脏了我们的衣服?”几个凶神巴巴的家丁冲过来叫道:“你管我们是啥子人,快滚远点!不要挡了我们九少爷的路!”张琦舒马上回应道:“我管你九少爷,狗少爷,你不该把我们衣服弄脏了。”家丁吼道:“你敢骂我们九少爷,弟兄们,上前给我打!”众家丁拥上来围住两姊妹正准备施拳动腿,又听得这一伙人中间的一个像头头模样的发话:“不要打,让我来看一下。”众家丁散开,众人中走来一人,五短身材,蓝绸短打服饰,面上黄中带黑。五官端正,只是鼻止有点歪;四肢匀称,只是有支脚有点短,走起路来有点跛。这人皮笑肉不笑地把两人上下全身打量一番,连忙说道:“误会,误会,简子是天大误会。真是两个绝色美人。”怎见得?有诗一首为证:

二八佳人体韵酥,羊脂铸就雪肌肤。

桃花粉面红霞罩,恰似娥出画图。

这位皮笑肉不笑之人是谁?此人乃是河包场上的杂皮,第一无赖罗九九,因其排行第九,故称罗九九。其祖父早年发了一笔横财,可算河包场乡里一个富户。罗九九骄生惯养,仗着有几个臭钱,请了一批无赖作为家丁,每日里惹事生非,日嫖夜赌。因此,身边常伴有十几个随身家丁,横行乡里。在离场边四、五里处建有豪宅一幢,今日里与同一批无赖到河包场上来赶场。家丁到这些小摊贩的摊子上乱拿东西不给钱,如要理论,就把你摊子踢翻,还要打人。河包场上之人,敢怒而不敢言。这罗九九看见姚静源姊妹二人生得十分标致,心怀鬼胎,想要将二人抢回豪宅去。

罗九九道:“两位姑娘,真是月宫仙子。刚才是我手下之人多有冒犯,请二位到寒舍一叙,不知意下如何?”并叫来两个家丁,当着姊妹二人之面,将两个家丁各打了几个耳光。姚静源说道:“既然你承认不对,就算了,我们另有事,走了。”罗九九见她二人要走,急忙说:“不忙,不忙,我还要你两人到我家去住两日,并且赔罪,好好招待你两人。”姚静源婉言谢绝,哪知罗九九是一个赖皮虫,硬是死皮赖鼓,不让走。张琦舒大声斥责道:“你再要如此,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罗九九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说一声:“众位弟兄哥子伙,给我把两位美人请回去!”话音刚完,十几个打手无赖蜂拥上前,来扯姊妹二人。姚静源二人见状,立即挥动拳脚相抗。七、八个人围住静源,七、八个人围住琦舒,都以为是弱女子好欺,殊不知两人如此厉害,双方拉扯扭打半天,无赖们不但没有占半点便利,反而被打伤一半。

罗九九见软硬都使不上劲,就亲自冲进场来助阵。罗九九早年也曾拜在一位游方道士张其真人门下学过一点武艺。这道士乃武当弟子,在河包场住过一段时间。罗九九乃是有钱人家弟子,从小好吃懒做,学艺贪生怕死,只学了点皮毛功夫,自以为天下无敌,打三个擒五个,只在穷苦老百姓面前逞能。张其真人最先传授罗九九的武当八卦拳,八卦刀。起先罗九九还认真学了几个月,后来弄得腰酸腿痛,就时常装病,经常请假不去学武。张其真人见罗九九如此,知道天性如此,不是一块学武的好材料,也就听之任之。过了一段时间,张其真人就辞别河包场,云游别处去了,以后一直不知其行踪。

  罗九九大吼一声:“我来也!”一个飞步,纵入围中,用“开门八卦手”中的“拨云见天”,迎面向静源打来,静源因在姚三根、姚华采处学习时,听说和见过一些门派的套数,招数,一看便知是“八卦门”的功夫。立即“缠化手”引化这一招,回手一招“鸳鸯子午手向罗九九打去,罗九九见拳来,立即用“六轮节鞭掌”化开,又用“八仙逍遥掌”向姚静源打去,静源一个“回身抽丝”隔开来掌,翻身一捶“铁闪拗捶”向罗九九打去,罗九九步行膛泥,似行云流水,矮桩上步,用“八盘翻掌”接打。静源急用“穿花缠子”、“上步追封缠子”应对。二人战有十多个回合。这罗九九学艺不精,只有程咬金的三板斧,见十多个回合胜不了静源,心中着慌。起先静源见罗九九来势凶猛,还以为遇上了劲敌,哪知十多回合后,见罗九九并无新招,便知其“黔驴技穷”,上面一个“二龙戏珠”虚愰一手,真取罗九九双眼,罗九九见来势凶猛,赶忙侧头用双掌去接,哪知静源下面一个“黑虎偷心腿”,正中罗九九胸部,罗九九仰面倒于地上。众打手慌忙抢上前来,挡住静源撕打。罗九九爬起来就跑,跑进了路边一家面粉店中。一会功夫,静源打散众无赖,朝前去追赶罗九九,琦舒仍在与其他无赖相打。罗九九跑入店中,起先以为众打手抵当,静源不会追来,不一会,见众打手被打散,四下逃窜,静源赶来,穷急之中,四下张望,见店中无处藏身,顺手抓起店中货架上一物,藏于背后。静源赶到店中,伸手去擒罗九九,罗九九左手开静源之手,背后之手突然向静源头部打去,静源来不及防备,眼前一黑,大叫一声:“不好!”身子站立不稳,罗九九顺势抬起一腿,欲将静源踢出店外。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