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 鉄血海棠  

2010-05-24 09:33: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廖正伦

一、

轰隆隆的炮声,夹杂着战马的嘶鸣声,尘土飞扬,卷起的黄尘,把日光淹没。

这是公元1259年的一天,(南宋朝理宗开庆元年)。蒙古铁骑踏碎了成都府路所属的三府十一州,宋军石泉、永康两军战败,溃不成军。蒙古铁骑乘着得胜的士气,挥军继续南下,进逼昌州。

昌州告急,告急文书已从昌州首县——昌元县(今荣昌县)发出,快马同时向重庆和潼川府告急。

南宋时,潼川府路下属果、合、昌、普、资、叙、渠、泸八州,潼川、遂宁、绍熙三府。有怀安、广安、长宁三军及富顺一监。

元军由蒙哥汗亲率大军五万,其中蒙古精锐骑兵三万,连克资、普二州,直逼昌州城下。

在元军离昌州五十里时,早有探马急来向昌州太守陈仲遒报告,此时,城内早已人心惶惶,城中只有守军一千五百人,加上当地所组织的义民一千人,总共能守城之人二千五百。城中居民二千余人,听说元兵逼近,已有一半人口已携老扶幼出城,远走它方避难。

陈仲遒祖籍江西丰城人士,进士出身,对征战之事并不十分在行,但身为昌州之守,有一颗报效朝庭的赤心。虽然不熟武备,但也积极组织这二千五百兵丁昼夜在城墙上巡查,不得空闲,一方面等候潼川本府和重庆府的援兵到来。

这元军中蒙哥,乃是成吉思汗正妻所生第四子拖雷的长子,1251年在忽里台被推为大汗,志在一统中原。蒙哥身经多年的沙场争战,对用兵之道很有一些研究。蒙哥兵贵神速,未给宋军留下喘息的机会,大军早已来至城下。蒙哥对城上喊话:“城上宋军听了,今我大元兵临城下,速早早归顺,以免生灵涂炭!”陈仲遒在城楼上听后说道:“汝这小小元逆,敢兴兵犯我大宋,待我宋兵到时,恐怕尔等难逃厄运,我劝你乘早收兵,各守疆土!”不管元兵在城下叫骂,总不开城出战。

陈仲遒文官出身,也看习过兵法,在敌强我弱之下,出城决战注定必失,只有坚守等待外援,才是此时此地的良策。凡元兵攻城,只用弓箭,滚木擂石打下,元兵死亡了一些人马,无奈元兵人多势众,兵强马壮,并不停息,昼夜攻打。

陈太守指挥两千多兵丁,与五万蒙古铁骑对垒,经三天三夜援兵未至,城中兵丁又战死上千,元兵架上木梯和连弩火箭,射向城中,终于攻破城池。陈仲遒率余下兵丁与元兵巷战,终因寡不敌众,又死伤宋兵大半。

陈仲遒知不可挽回,退至官厅内,叫夫人各自逃走,夫人不肯。陈仲遒长叹一声:“天亡我大宋也!”遂吟绝命诗一首,投入井中,夫人也庚即投入井中,双双为国殉难。

后来元兵退去,群众将其葬于文笔山下,立碑纪念,命井为陈公井。

二、

在那崎岖的小路上,逃难的人群纷乱无序。人群中走着一老一少,这老者已近古稀之年,姓度名朝楠,一少女,年约二十左右,名叫度紫娟。两人本祖孙二人,系南宋昌元县人,为躲避元兵,也加入了逃难的人流之中。度家本来是三口之家,紫娟之父名度锡文,因抵抗元兵,投入军旅之中。

度氏一家是以种植花草树木为业,在昌元城郊,有茅屋一间,土地两亩。祖上数代,均是以此为业,且系养殖花草树木的高手,平常以卖花草为生,远近闻名。

度氏祖传种花还有秘诀,凭着祖上的一本《养花秘诀》和数代人的实践,积累了丰富经验,尽在此本书上。度氏还有一手绝活,就是培育“海棠”花。这海棠花分为草本和木本,品种有近百种之多,如园叶海棠、金边海棠、大红海棠、粉色海棠、垂丝海棠等等,最出名的就是铁杆海棠。北宋僧人惠洪在《冷斋夜话》中讲:有人到昌州为官,认为昌州贫穷,边远而不愿去,彭渊才对他说,天下海棠无香,只有昌州出产的海棠才是有香味的,你为什么不愿去那里为官呢?又有宋人张翊,以九品九命为序,将天下的七十一种名花依秩序而排列。而海棠花被排在六品一命,提高了海棠花的品位。

天下海棠原来是没有香味的,而度氏祖上,从唐代所传《百花谱》和《全芳备祖》等书上揣摩,加上种花名手的传授,终于将养殖香海棠的技艺学到,一代一代传下。因此,度氏所栽的铁杆香海棠便成为了世间所稀之物,每年均由昌州守,将此花作为贡物送到皇宫内苑之中,作为御赏之物。

这次元兵南下,度朝楠已作好了充分准备,已将祖上所留《养花秘诀》用油布包好,装入坛中,埋入土内,将惟一的一盆香海棠随身带走,不留给入侵者。

逃难的百姓在惊恐之中,忽然又听得人嘶马叫,杀出一彪元兵铁骑,慌乱之中,又将度氏祖孙二人冲散。元兵中一将官,见人群中一少女,手捧一盆花,立即纵马上前,用目一望,见此少女亮丽,眉目中带有一股英气,将度紫娟擒上马背而去。度朝楠躲入灌木丛中,才得脱身,元兵过后,寻紫娟不见,只好暂避入深山之中,以待信息。

将紫娟提上马背回营之战将何人呢?此人乃是蒙哥汗手下大将失吉忽秃忽之子,失吉尔冲。失吉尔冲父亲失吉忽秃忽是元朝开国功臣,原是蒙古塔塔儿部人,为元军效力,被成吉思汗收为义子。元兵击败金人,占了北方及中原大部地方,受命为中州断事官,主持中原地区户口,因年事已高,不再出征,而由其子失吉尔冲随蒙哥入川征战,作为一名偏将。

度紫娟被掠到元兵营中后,失吉尔冲见紫娟与已年岁相当,且人才出众,欲要紫娟和其成婚,紫娟不肯,但又无法,只得说等战火之后再行成婚,否则以死相抗,失吉尔冲无奈,也就只好答应战事结束后再议婚事。

蒙哥为夺取更多疆士,留下失吉尔冲及少部元军守昌元,又统大军向合州(今合川)进发,遇合州守将王坚率军民抵御元兵于钓鱼城。钓鱼城易守难攻,王坚军民同仇敌忾,多次打退元兵进攻。一年后,在战争中,蒙哥被王坚军队炮火击中负伤,加上蒙哥染病而死,元兵主帅已死,只得回师。

失吉尔冲占据昌元后,暂将官厅作为将军府,将紫娟安置在官厅后院之中。

紫娟逃难途中,一路风沙,所护的香海棠得不到及时的营养养护,渐渐枯萎。紫娟在父亲和祖父培养下,基本上已掌握了养护香海棠的知识,见是海棠花营养严重失调,因此倍加呵护,要将这一株仅剩下的海棠扶养好。按照《养花秘诀》上所说,白天要将花苗放在周围有花草树木的土中,让其在润浸的环境中;晚上要注意霜冻;同时要用醇净的水浇灌树苗,用水要适度,三天浇灌一次适合比例的淘米水,淘米水中加入茉莉花和兰草花汗。花苗不能长久在烈日中暴晒。这样经过一百零八天的精心培养后,才能将花苗移栽至适合的地方,适合的土壤之中。这些办法紫娟都已使用,但花苗仍不见好转,紫娟心中十分焦急。这一天,紫娟在后院中养护香海棠,不慎被傍边的一棵刺玫瑰刺破手指,鲜血直流,无意之中,鲜血流到了香海棠树上。第二天早上,紫娟观察这棵香海棠,见株苗已挺立,花叶也开始转绿,紫娟心中十分欢喜。三天后,香海棠又显得有些枯萎,于是,紫娟用剪刀将手指划破,将鲜血滴入海棠树根。到第二天观察,香海棠长得更壮了。此后,紫娟随时将自己的鲜血浇灌海棠,使之崛壮成长。

三、

元兵占据昌元后,大军已赴合州作战,失吉尔冲为了收买民心,出榜安民,不许元兵骚扰百姓,召唤百姓回城,各安生理。

逃难的一部份群众返回故里,度朝楠也回到城郊故居,故居已被乱兵抢掠一空,花圃也残败不堪,度老翁只得从新收拾,暂住下来,一面进城打探紫娟消息。

一天,度朝楠进城正在官厅外面过路,见从官厅里出来一位中年妇女,度老翁认得,原是城里开小饭馆的倪大妈。倪大妈一见度朝楠就示意度老翁,二人来到一个偏远的小巷子,倪大妈说:“我看见你家紫娟的,在官厅后院中住。”

“你怎么知道?”度朝楠问。

“我被元兵抓住后,叫我到官厅中给元兵长官做饭,才能看到你家紫娟。”

“倪大妈,请你带信给紫娟,将我的情况告诉她,想办法把她救出来。”

“好,我会转告她。我每天上午出来买一趟菜,有事就找我。”倪大妈说后就赶忙去买菜了。

这一天晚上,度朝楠正在破茅屋中睡觉,忽然听到有人在开柴门的声音,度朝楠连忙起身查看,见微微的月光下,有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度朝楠在暗处,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儿子,朝楠喜出望外,轻声地叫道:“锡文,小声点,快进屋里来。”

原来,度锡文从军后,在南宋潼川府路长宁军中效力,长宁军败退后,等待时机再起。这次奉命到昌州一带打探元军信息,所以化装后,晓停夜行,回到故居家中。父子俩将情况互通之后,便商议如何救出紫娟,然后共同投奔长宁军余部,以图东山再起。

第二天上午,度锡文隐蔽在家,度朝楠进城去会见倪大妈。度老翁在官厅外转角巷子口等了一会,见倪大妈正从门里出来,两人目视后,来在小巷中,度朝楠将行动计划如此这般的告诉了倪大妈。

四、

这一天晚上,正是月微星稀,一钓银月不时将脸从云中露出来,又不时躲入幕后去。

昌元城中官厅围墙外,两条黑影正在闪动,一个黑影飞身上了围墙,又从墙上轻轻跳入院内。黑影来到马房边的住屋内,用舌尖将窗纸舔破,拿出一根竹管,将迷药吹入房内,已睡的饲马人,更加沉沉入睡,甚么响也不知道了。黑影进入马棚,挑选了一匹马,将马牵到围墙角门,轻轻开了角门,将马交给围墙外的黑影,然后又回到院内去了。

你道这两条黑影是何人?原来,围墙外之人便是度朝楠,进入围墙内盗马的是度锡文。

度锡文按照倪大妈提供的信息,盗了马匹,又返身进内去救度紫娟,鹤行潜步,悄悄来到后院之中,见一间房内有微微灯光,并有响动声音,将窗户弄破后往里一看,原来这失吉尔冲,等了这许久,想与紫娟成婚,再也等不得了,这天晚上夜深人静后,便硬闯入紫娟房中,要行非礼,紫娟不从,奋力反抗,怎奈一个弱女子,哪能抵挡得了一个蒙古大汉呢?正在这危急时刻,幸好度锡文赶到。度锡文抽出单刀,撞开房门,快速一刀正中失吉尔冲后脑,失吉尔冲倒在尘埃中,闷叫了一会便离开人世而去。

度锡文轻轻对紫娟说:“快随我走。”紫娟见自己父亲前来救自己,喜出望外,连忙随同便走。出房门后,紫娟忙到园中,将自己精心培育的铁杆香海棠连同小花钵一起端起,速出院墙与度朝楠会合。

正在此时,一队巡更元兵发现有响动,手执兵刃赶了过来,大叫:“不要走了奸细!”驻扎在附近的元兵听到喊声也赶来。

度锡文从背上抽出簿锋单刀,边掩护紫娟边杀退追来的元兵,急忙出了围墙门。度朝楠接着将马匹交与度锡文,并说到:“锡文,紫娟,你们把海棠花保护好,这是我们祖宗传下来的绝技,也是国家的财富,千万不要失传!”度锡文忙说:“你两人走,我来抵挡!”正在推让之际,元兵越来越多。度朝楠突然向元兵冲过去,舞动手中的木棍,与元兵战在一起,并大声喊道:“听我的话,快走!”

度锡文只得将紫娟抱上马背,然后上了马匹,忍着眼泪,边杀边冲出重围。度朝楠用尽全力,越战越勇,阻挡了一阵元兵,度锡文的马匹已冲出去十余丈远了。度朝楠终因寡不敌众,加上年岁已大,为国捐躯。

度锡文和紫娟刚奔跑一、两里地,后面蒙古铁骑已经赶来。由于两人共乘一匹马,所以跑得慢些,不一会元兵铁骑越来越近。忽然听得后面一声喊:“放箭!”紫娟用身子护住了父亲,只听骑在马后的紫娟一声惊叫,已是中了数箭。又听得紫娟说:“我不行了,你快把海棠树带走!”血顺着紫娟的身上、手上,汩汩地流到了盆内的“香海棠”树上。紫娟将花盆硬塞给度锡文,然后翻身倒下马去,边说:“快走!快……。”说完,也闭上眼睛。度锡文所骑的马匹减轻了重量,腾开四蹄,如飞一般的往长宁军方向驰去,转瞬之间,已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用鲜血和生命培育出来的香海棠,在昌州大地上绽放,那美丽的,殷红的花朵,如同少女一样鲜丽,散发出阵阵清香。

后人更加珍惜香海棠这一瑰宝,使之流传至今。

为了不忘前人的心血,建了一座“香霏亭”以资纪念。

后人有诗一首吟《棠堰飘香》:“径转横渠水一方,堰边风起忽闻香。等闲寻得生香处,满树红酥绽海棠。”

                                       2010年5月21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