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关于土主显灵的记载  

2011-04-24 16:28:5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土主显灵的记载

——廖正伦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所属大姚县,县内的石羊是县内镇,在明初起即是云南产盐地和盐税收取重地。石羊有一坐“威楚土主庙”。有一篇文章作者久自荣写《威灵土主灵应颂》:“敕封肇自前代,异迹于江涯。洞庭不波,鹾使欣逢利济;香水安堵,生灵得免沦危。黎武坡前,现旌旗以示异;森罗殿上,挂佩剑而难欺。遂使伪军稽首,不能肆恶逞枭;流寇还戈,就此闻名散党。井名节井,俯全烈妇清操;台号胆台,照破奷顽意象。”这段文里包涵着对本地的土主信仰;另外还有故事。清雍正《白盐井志》以及《明纪》、《通志》上也记有此故事。张献忠部孙可望手下将张虎,行到大姚白井,意在杀人,看见隐隐有黑面七星冠带者,拥大盖来迎。张虎不知何神,问当地民,知是当地土主神。于是张虎入土主庙谒,以刀挂神手上,心中祝告:神若有灵,不忍无辜被杀,此刀柄下坠而不出口。挂三日,果如其言,张虎感到有神显灵,因此当地住民才没有被杀,故事说的是张虎敬神止杀。七星冠带装束为“七星土主“,大姚有七口盐井,管这一方的土神,因此得名。土主庙原有塑像,并有“白井土主司正堂”的牌。本地土主又称“威灵土主”,因威武灵验之故。另一故事讲李卫来滇,在洞庭湖遇风浪,经过祈祷,石羊土主显灵,风平浪静。这就是久自荣文章说到之事,并有古石刻图像佐证。

一般把大家公认的神灵作为正神,庙宇之中正殿供奉,有的把当地的土神(地方的神)安置庙宇侧面或下方,以示区别,或者另立土主庙在正神庙侧。

此文讲的“敕封肇自前代”。事出于清朝,前代当为明。

敕,由朝庭出的诏书、命令之类的公文。比如“敕建”,(批准建庙或祠、殿等),“敕封”(批准封为某某)。

因为朝庭根据地方呈报,石羊土主显灵,保佑地方,要求批准建土主庙(因其非传说之正神,故为土主),或要求封为“威灵土主”。

“土主”,相似于今天的“老土”。土生土长的,虽是土生土长的,但他是这一地方之主,能显灵保佑本地方。

由以上的文章,又引出《荣昌县志》卷十二忠节,记有杨明将军事:“杨明,宋将军。宋末金兵犯蜀,杨明率兵巢贼(此处称金兵为贼,非当地之土贼)阵亡。于县属铜鼓山地方,里人立祠祀之”。作为忠义,应当是为宋朝(国家)抗外敌,再有县志提及“宋末金兵犯蜀”,这是前题,语句间并没有穿插其它转折的话语,而是直说“金兵犯蜀,杨明率兵……阵亡。”

《荣昌县志》卷十七、又记“铜鼓庙”:“宋杨明将军阵亡于此”,明“敕封土主显灵大王”。里人立庙祀之。因其山名铜鼓山,故庙名铜鼓庙。这段话说得十分明白,宋末杨明战死,里人立“铜鼓庙”,而庙内设杨明而祀之。因其能保一方风调雨顺,平安,所以明代呈报朝庭(也合符表扬忠义,佑地方平安,属对国家有益之举),又因其非传统之正神,故批准“敕封土主显灵大王。”

《荣昌县志》上的记载与云南大姚,白盐志所记有相同之处(转引至《故宫博物院20112期院刊》)。《荣昌县志》所记,并非子虚乌有,并非古人无据。

在我们一般人眼中,朝庭的敕、应该是敕封正宗的公、候、子、伯、尚书、总兵、千户、百户之类的正事、大事,其实不然,这就要看是否对当朝有利无利,如果是忠孝杰义,安居和谐之事,地方官府上呈的文书,朝庭一般都会批准,并发下敕封、敕建的诏令来。在各地的府志、县志上,凡是地方上呈报的忠义人物、孝子、烈妇、烈女、乃至于百岁寿星,他(她)们都代表了当时的主流和社会风气。于是朝庭“圣旨”下,同意敕建忠义牌坊、烈女牌坊、百岁坊等等,且牌坊正中都刻“圣旨”二字。一般人眼中以为这么细小的事,朝庭都管吗?其实这是大事,对于提倡风化、巩固统治才是大事。

敕封、敕建也并非是我们一般人认为传统的人事,对其它土主这类的也可敕封。这完全取决于该项人、事是否对朝庭有利。敕封的“名称”往往也出人意料,也很怪,不是人们头脑中想像的“正规名称 ”,因它带有民俗民风和地方特色。

如《明史》二百九十九,记有对道士张三丰的封号;张三丰,“天顺三年(公元1459),英宗赐诰为通微显化真人”。

对于有些朝庭因各种原因,应予敕封、敕建而遗漏的,各地的群众有自发为他立庙的。《明史》卷二百九十三记,钱祚徵,官汝州知县,在抗拒李自成时,因城破被执,骂贼而死。汝人立庙祀之。因明末已风雨飘摇,无力为钱某立庙、加封,因此,汝州人为他立庙祀之。对于扬明将军,也是如此。因宋末时期,同样政权变更,外族入侵,朝庭无力顾此,所以里人立庙祀之。到明朝才由地方行文上呈朝庭,朝庭认为是忠义之事,而才得批准“敕封土主显灵大王”。

《明史》卷二百九十九记:“张正常、居龙虎山,元(朝)时赐号天师。明洪武改天师为‘正一嗣教真人’,赐银印、秩二品”。

正常之后人,曾被朝庭多次追加封号。宪宗时(公元14651487年),封其后人元吉为“体元悟法渊默静虚阐道弘法妙应大真人”。所封之号皆出于朝庭,与传(正)统之封号全然不相同,并有印信发给。

明成祖在武当山修宫观,从道士中选任自垣等九人为“提点”之职,官秩正六品。

如此很怪的封号,《明史》上还有记录;其它史籍上也有关于朝庭封赠一些人物奇怪的封号。因为一是我们平时对史籍看的不多,了解不全,二是敕封的“名称”看上去有点怪,认为敕封应是名称非常“正统”,三是又认为朝庭(皇帝)怎么会为一个很“土”的神庙下“敕封”呢?因为基于这三点认为,所以就认为这些县志上记的只是传说,故事而已。

                       2011420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