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寿经验  

2012-02-24 09:52:2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寿经验

­——廖正伦

顾翠花和邝幺妈住在同一个小区里,一段时间后,两人就熟悉了。时常看见她二人在街上回来或上市场买菜回来,在分手各上各的单元之前,总要在小区的绿草坪前聊上很久,叽叽喳喳地像“小麻雀”一样没完没了。在分手时总是依依不舍,还像有很多话没说完,临走时说:“明天见”。而且声音很大,说话声音频率又高,乃至影响住户的安静。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给她俩人各取了一个绰号,顾翠花叫啥“快嘴”,而邝幺妈叫什么“尖嘴婆娘”。

这一天,顾翠花在超市买了东西回来,邝幺妈也从菜市买了些便宜货回来,又在小区绿草坪前拉起了家常。

“哎呀!邝幺妈,你不晓得,这两天我家那个婆婆硬是把我气惨啰。”顾翠花气冲冲地说。

“啥子事这么凶?”邝幺妈问。

“那个婆婆做的饭不干就稀,不好吃;炒的菜不咸就淡,油也舍不得放,味道点都不好吃;我的衣服她给我洗坏了,这么贵的一条裤子,买成八百多元,洗出来皱巴巴的……”

邝幺妈点着头深有同感。“哎呀!你这个算啥子,我家那两个老不死的才把我气死啰,他们活得这么长寿,这么健旺,我哪一天才出得倒头。每天早上很早就起来,出去锻炼,整得到处响,我被吵醒了,没睡好。你不晓得。我没睡好,一天到晚都没精神,昨天打牌输了百多块钱;晚上放电视听京剧,闹得我无法睡觉;他们两个老不死的,把孙子惯得不得了,这两天我那乖宝宝看见我都不亲热了,你说这两个老不死的,不晓得为啥活那么长……。”邝幺妈滔滔不绝地说出了压在心里的话。

她们两的说话,恰巧被到小区来的“吴中申友”报的记者拉拉听到了一些,正要来问她两时,她两就分手了。

星期天上午,邝幺妈家那两个老年人正在公园里参加老体协的活动,记者拉拉找到两个老年人就对他俩说:“老人家,我是‘吴中申友’的胡记者,你就叫我胡乱拉吧,不,不,不,说错了,我叫胡拉拉。请你两位把你们的长寿经验介绍一下罢。”说着把采访的话筒拿到了两位老人的嘴边。

老人听后问“无中生有?我最怕没事找事。”

“不,不,不,这个‘吴中申友’不是那个‘无中生有’。吴中是我们这里古时候是吴国所在地,申是上海的简称。这个报纸在这两地朋友创办的。”

“我听不明白,你说些啥。”老人说。

“我们哪里有啥子长寿经验?况且我们还不到七十岁,说不上长寿。”老人接着讲。

“别谦虚了,一定要讲一讲,我们好在报纸上推广。”胡拉拉说。

“记者同志,你误会了,这是不存在的。”两位老人坚决不承认有长寿经验。

胡拉拉见老人不肯承认,于是就说:“其实你家媳妇都讲了,我亲自听到的,莫谦虚嘛。”

老人问:“我们家媳妇对我们很好,但是没听她说过和问过我啥子长寿经验,而且,况且我们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正想学一学呢。”

“那为啥子你媳妇说你活这么长,是两个老不死的呢?”胡拉拉最后拿出了证据来。

“这个,这个……”两个老人说。

参加锻炼的老体协人员也感到愕然。

 

                                                                                         2012222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