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日本僧传奇之三(连载)  

2014-03-24 19:37:0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叮叮当当”、“乒乒乓乓”。

山峦下一片草地,从草地传来了一片刀剑碰击发出的金属相击的铮铮声。松下佃人站在山上往下一望,只见约有十多个和尚和二十多个尼姑,各执刀、枪、剑、棍分为两边,正在为草坪中心的一个和尚、一个尼姑刀剑格斗而呐喊助威。

松下又走到场外松林边看他二人争斗,却不知是为何而争斗?见这二人都不肯示弱,拼全力战斗,约战有三十余个回合。看这女尼,约有三十余岁,手执青锋,穿点刺有序,并无半点破绽,手中剑上下穿插点打,尤如凤穿牡丹,“剑走飞凤”剑法十分纯熟;这一个和尚,也并不逊色,毫不退让,一把戒刀,抡、劈、砍、扫,紧护身躯,正如“刀似猛虎”。又过了片时,这女尼使了一个解腕花,在这和尚面前虚晃一下,直刺和尚下部,和尚急忙用刀横护,哪知女尼早有准备,快速将剑锋一变,“冲天一鹤”式,剑尖已变为上指和尚喉部,和尚已落入女尼的“声东击西”之计。松下在林边看得十分真切,在日本多年的练习剑术,又在中国三年多时间遍访名寺和道观,早已熟悉多种中国门派的功夫,只在这瞬间,和尚便有性命之忧,松下起了救人之心。松下虽然武功高强,三年多之中与中国各地武林高手多次交锋,大多均占上风。松下是一个与其他入中国找寻格斗的武士不同,他饱学中国文化,受中国儒家仁义道德影响较深,而每次与中国武林人士比武后,都是点到为止,从不取人性命。今天见此僧、尼格斗,僧人有了危险,他一看便知,手中剑连同身子,已从空而降,用了一个“力压千钧”之式,将僧、尼手中的刀、剑打落在地。

僧、尼两人手中的刀,剑被松下的“莹铁剑”打落在地上后,僧、尼二人望着松下,眼中充满了既惊奇,又怪异的目光,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此时,女尼中的一位弟子,将手中之剑,和尚中的一位弟子将手中的刀,双双飞出,被争斗的二人接着,两人也不答话,手中刀、剑齐攻松下。松下本想说明,见二人已迅速攻来,只好将“莹铁剑”舞动,左遮又拦,寒光起处,只将本人罩定,并不攻击。和尚、女尼两人攻击约十几招,并无半点破绽,一点不能接近松下。暗中又惊奇起来,只觉得此人武功高强,并不在他二人之下。因此,和尚、女尼均虚晃一招,飞步出了争斗核心,和尚高声叫道:“你是何人?为何到此破我们械斗?”

“诸位师傅,我本外来云游之人,姓松下,单名一个健字。见你们在此苦苦争斗。我想出家人应以方便为门,清静为法,慈悲为本,宏扬佛法,何须在此争强好胜,失了我佛本性。”松下见问,说了这番活。

女尼说道:“你这位既是云游之人,不知道我等原委,不要再插手此事。”

松下马上说道:“既有原委,愿闻其详”。

和尚回道:“此事说来话长……”

“我深表歉意,并请告知你们争斗的详细。”

这和尚慢慢讲出了个中情由:

这里在元朝末期,本是大夏政权明玉珍管辖,取名为昌宁县,明朝初年,朱元璋派大将廖永忠统兵入川,攻占昌宁县。当时,这里有坐庙宇叫“宝应禅院”,寺中九重大殿,共有僧众二百余人,内有习武的武僧一百五十余名,具是武功高强,尤善使钩镰枪,远近闻名。“宝应禅院”僧众出兵协助朱元璋部下廖永忠夺取了昌宁县城,天下一统为大明朝。洪武初年,朱元璋改昌宁县为荣昌县,因“宝应禅院”僧众有功于明朝,将宝应禅院改封为“敕建护国禅寺”,因此香火年年旺盛。到明朝庆隆三年(公元1569年),这“护国寺”第十代长老,名为赵九洲,江湖上人称“一轮明月”。因赵九洲年青时行走于江湖,武功高强,善使双锏,后因抱打不平,在湖北武汉打死恶霸王应非,被官府通缉,因此逃到四川荣昌“护国寺”避祸,被九代长老“弘牟”点化出家,皈依佛门。赵九洲之弟名叫赵瀛洲,也是武功高强之人,行走于江湖,善使双钩,人称“一钩星月”。

赵九洲未入佛门之前,教有弟子六人,其中一弟子名叫敖鹏飞,是九洲最得意之门徒,赵瀛洲也教有弟子多人,其中有一女弟子,名叫林碧儿,也是瀛洲最得意之门徒。原先赵氏兄弟在湖北开有一家武馆,名叫“借山武馆”,众弟子均在武馆内习武,而林碧儿则爱上了师兄敖鹏飞,敖对林也是有意。无奈赵九洲打死恶霸王应非,逃往外省。敖鹏飞与师傅感情深,后来不辞而别,也出外寻找师傅,哪知鹏飞走后,林碧儿不能忘情,也行走江湖,寻找师兄鹏飞。数年之后,江湖上传说赵洲在“护国寺”出家,敖鹏飞寻踪到护国寺,见到了师傅,赵九洲已当上了十代主持僧人,已是得道高僧。在赵九洲的感化之下,敖鹏飞也剃度出家,法名“本原”。又过了数年,林碧儿得知师兄在“护国寺”出家,不远千里,来到四川荣昌寻找敖鹏飞,与敖相会,意欲叫敖还俗,同浴爱河。此时已是明朝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但敖佛心已静,不愿还俗。林碧儿是一个一往情深之人,就在“护国寺”侧面不远处的“观音阁”内暂住下,每日前往寻找师兄,非要他还俗不可。无奈二人心志不同,达不成共识,因爱生恨,因恨成仇。到后来发生到以比武为准,定夺前程。林碧儿提出:如果女方胜出,则鹏飞让出“护国寺”,由林碧儿入主;而鹏飞提出,林碧儿入主“护国寺”也可以,必须皈衣佛门。并规定,每年比武一次,谁胜谁入主“护国寺”。因此上林碧儿就拜了“观音阁”的女主持“普吽”为师。每年的农历九月初,敖、林二人比武一次。三年来,双方平手,未分输赢。第四年,赵九洲圆寂而去,敖鹏飞接任十一任主持。第五年,女尼“普吽”也圆寂,林碧儿取法名为“普噌”,接了“观音阁”主持。经过十多年的争夺,林碧儿曾经入主“护国寺”三次,最后一次林碧儿入主“护国寺”已是明万历三十九年(公元1611年),后来又被夺回。时间匆匆去了数十年,早已人去物非。到明朝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现在,“护国寺”已是十二任主持“接方”禅师主持;“观音阁”已是“普徹”主持,但两处依然按照前代主持约定的规章条款,比武来决定今年谁入主“护国寺”。

刚才松下看到的持刀与女尼交手的,正是十二任“接方”禅师,而持剑的女尼正是“普徹”主持。

“……这就是我们每年比武的原因”。接方禅师对松下详细说明了原委。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