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日本僧传奇之十二(连载)  

2014-06-24 20:43:1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

自从方笑天在庙中遇见莘子之后,这色鬼心中就念念不忘这娇娥;对在庙中失手,被打败后逃回县城,时常暗恨,想急于报仇。因此,色心、杀心随时在他中心燃起。但是,韩格又久不表态,方笑天就在心中捉摸:这韩格也是一个色鬼,表面装得正派冷静,这是为什么呢?想了多时,悟出了一个道理:狗总是要吃屎的,我就知道他是一个色鬼,让我随时在他面前宣扬庙里那女子的绝色,打动他心;这色鬼又还贪财,他按兵不动,一定是在等我打点他。于是,寻找机会去说动韩格。

方员外方笑天是一个盐商,攻取豪夺,偷奸耍滑,而成了富商。方笑天强夺了一个女子,本性仇,小名九娘,是商人仇士安之女。仇士安为人本分,也是经营食盐的一个小商人。有一天舒德方在仇家食盐小店门前经过,见九娘坐在店内。舒德方本是登徒子,一见绝色女子,心中早已按奈不住,就往店内撞去,九娘见一汉子皮笑肉不笑地走来,赶快起身向里屋走去。仇士安见有人进店,马上迎了上去。

“舒老板,何事光临小店。”士安问道。仇士安认得舒老板,知他常与衙门中人来往。舒德方眼见这绝色小娘子走了,仇士安上前问话,心中大为不高兴,又不得不回答仇士安,想了一会,然后才说话。

“我来找你,有要事相商。”

“既是有要事,那就请客厅坐。小厮,泡茶来。”

两人坐定后,舒德方又说道。

“你这小盐店,一年能有多少盈利?”

“这盈利是有,但求一个温饱而已。”

“你想不想发大财?”

“发财哪个又不想,只要是取之有道。”

“我说你老先生,真是孔门弟子,当今之世,取之有道是要挨饿的。”

“难道还有发财的妙招吗?”

“当然有。”

“愿闻其详。”

“我说,做生意脑筋要活,汇利盐行生意在这小城里算是大的了吧。只要你资产投入汇利大盐行,将你小店改为汇利分行,单每年分红也少不了你的。”

“这个……”仇士安心中是不愿的,回答不出来。

“好,你想一想吧,放着找大钱你还不干,我先回去了。”

过了一个月,仇士安还是没有回答舒德方的话。

这个舒德方新投靠了方笑天,虽然能借几个小钱用用,但得不到方笑天重用。转念一想,方笑天喜欢女色,我何不把仇九娘这个绝色女子推荐给方笑天呢?今后他一定会重用、重赏我的。因此,告之了方笑天。

这一天,城邑南街的舒德方来找方笑天借钱。这个叫舒德方的人,本是一家杂货铺的小老板。舒德方的父亲名叫舒若予,经营这家杂货铺,虽说不是很富裕,但日子还过得下去,每年年终结账,还是略有盈余。自从舒德方二十岁那年,他父亲病故后,就接管了这个杂货铺。街坊四邻中一些混混、杂皮,见舒德方年青,缺少见识,就常来勾引德方,与德方打成一片,结成一伙。不务正业,日走花街,夜窜柳巷,半年之中,四个字全会了“吃、喝、嫖、赌”。尤其爱好赌博,但好运总不照顾他,大多是“孔夫子搬家,尽是书(输)。”由于他输多赢少,大家就用谐音叫他输得慌。舒德方结交一批狐朋狗党之后,半年左右,就把他父亲交给他的家财输得精光,乃至生活无着,寄宿在“东林寺”中。经人介绍认识了方笑天,拜在方笑天门下,时常向方笑天借几个钱去赌,妄想赢点钱回来,哪知赵巧儿送灯台,一去不回来,永远是一个“输”字伴随着他,实际上他被打牌的另外三方共同骗了。方笑天也是老谋深算,乘机招兵买马,扩充自己实力,无论奸恶之徒,一律收到门下。

家丁向方笑天报告:“舒德方求见。”

“不见,叫他滚吧。”方笑天说,他心理很厌烦舒德方这个小喽罗,知道他又是来借钱。但转念一想,我还要利用他,于是赶忙说道:“转来!叫他进来!”家丁就到门外去叫舒德方进来,因为方笑天想起了舒德方所说仇九娘如何美丽的事来。

“你是不是又差钱用了?”笑天开门见山地问。

“方老师真是知人知心。”德方回答。

“你等会到账房去拿六两银子,不用还了。你过来,我给你交待一件事,办好后再给你点银钱。”舒德方心想,今天真好,往回最多只借一两,这回多拿了五两,还不用还。

于是,笑天在德方耳边如此这般的轻声说了一遍,德方高高兴兴地到账房去领银子去了。

这一天,仇士安正在盐铺中经营生意,忽然见舒德方走到店中来,忙上前去打招呼。

“仇老板,我们到里面去说话。”德方开腔说道。

“好,伙计!你在店面上照看,我和舒德方讲个事。”

两人到里屋去后,喝了一会茶,就开始聊了起来。

“仇老板,你我弟兄家,说句实话,你想不想发财?”

“哎呀!舒老弟,哪个又不想发财,只有傻子才不想发财。”

“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发个财,发了财可不要忘了兄弟啊。”

“舒老弟,你说一下,怎么能发财呢?”

“我手头上有十张盐引,是在衙门里况师爷那里弄到手的,我想我们这个县城里几家盐铺子就是你的口碑好,人老实。这么办,你在盐帮里也多年了,现在市面上一张盐引是十担,每张盐引值十两银子,你我弟兄家,不是外人,我每张只收你七两银子,这对得起你哥子了,你看如何?”

“舒老弟,这私下买卖盐引是犯法的。”

“啥子犯法哟。这是官府的盐引,上面盖有大红官印的,又是衙门里头况师爷那里拿出来的,你怕甚么?”

“我还是有点怕。”

“好,这样,我再少收一点,每张只收你六两银子,该对得起你老兄了嘛。”

原来,明朝是实行盐、茶官卖。对经营者每月配有限额,发放盐引,禁止私自贩卖食盐。违反者就要吃官司,轻者罚款,停止经营,重则丢进大牢,房产充公,家人均要被官卖。

舒德方说了好半天,才说服仇士安,拿了六十两卖盐引票的银子,高高兴兴地唱着山歌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