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日本僧传奇之十(连载)  

2014-06-05 11:06:4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秋已到,松林坡上的草丛中,长满了浅黄色的野菊花,一片一片地穿插在绿草中,与深绿色的松针相配,看上去松林坡确有一派不同凡响的景致。

这天,古鹤鸣与莘子来到松林坡训练,各演箫、笛中之五十六技法。当莘子演式之时,古鹤鸣在观演;古鹤鸣在演五十六技法时,莘子也在注意观察。两个人演练毕之后,都共同觉得,箫、笛的起式和收式完全一样,而其中五十六式的变化,运用则大同小异,技术与用法相通。

莘子对古鹤鸣说:“把你的铁笛拿给我看一下。”

“好”。古鹤鸣手一扬,铁笛飞出,莘子稳稳地攒在手上。

铁笛上还钢劲有力的刻上五个字,“笛韵散瀛洲。”

莘子说道:“哟!原来上面还刻有字,洪武十六年徐达制。”

“把你的箫也拿来看一看,上面刻有字没有?”古鹤鸣说。

莘子把铜箫与铁笛放在一起,两人细心观看,铜箫上刻有“箫声扬宇海”。后面也有徐达制。

“原来这铜箫、铁笛是一对兵器。箫上刻的是上对联,笛上刻的是下对联,这五言对联,对仗十分工整,所刻之字也遒劲有力。”莘子讲道。

“不错,今日乃是天数,箫笛合鸣,这溟溟之中也是上天之安排。”古鹤鸣也说道。莘子点头默许,心中起了一阵波澜,但未露形于色。

两人赞叹,感叹不已。此后,二人天天在一起深研箫、笛五十六技法,至此,二人武功增进不少。不单两人天天在一起钻研武艺,到后来,二人互相都想着天天见面,只要一天不见,就如古人所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天底下,武男侠女始终都有一个“情”字埋在心里,只没有溢于言表而矣。

“古鹤鸣!庙里有急事!”

古鹤鸣正在松林坡与莘子切磋武艺,听见有人呼唤,回头一看,原是庙内一个小僧在喊他,忙回话道:“有甚么急事?”

“方员外带了一帮人在庙里闹事。”小僧说。

“好,我们回庙去看看。” 鹤鸣说后便与莘子急赶回庙里。

这方员外名叫方笑天,本是荣昌县有名的盐商,巧于计算,刻薄成家,经营食盐而暴富,财力富甲一方。并花钱捐了一个外委把总,与官府勾结往来,横行乡里。

方笑天的弟,名叫方同,仗着他哥的权和钱,横行乡里,因吃喝嫖赌,无所不能,患了一身的花柳病。听说护国寺中来了一位高僧,为不少的百姓治好了很多的疑难杂症。因此,方笑天与方同二人,带了十名兵丁,前往护国寺去看病,恰巧这天不是逢四,松下大师与僧众在讲经说法。

“小和尚,你快过来,你家方把总方大爷之弟到庙里来看病,快叫当家和尚出来迎接。”方家师爷说道。

“很对不起,方老爷,我寺松下大师每逢初四,十四、二十四才看病拿药。”小和尚回应道。

“我家老爷们公务在身,没有闲功夫等你甚么初四,初五,赶快去叫来。”方家师爷说。

“施主如果有重病,急病,我可以去请松下大师。你得了甚么病?”小和尚又问道。

“也不是甚么大病,风月场中之病,快去喊来,不然把你庙里菩萨打烂。”方家师爷小声说道,怕别人听见不好。

“既不是什么重病,急病,就请改日来。”小和尚说。

轰隆隆一声响,一尊佛像被方笑天带来的兵丁打坏在地。正在讲经说法的僧众出来与方笑天论理,因此庙里吵闹成一团。

此时,古鹤鸣与莘子赶回寺院,古鹤鸣大声喊道:“何方狂徒,敢到佛家殿里来撒野!”

“你这不知好歹的小子,老子是县衙门的方把总,你来说什么话。”方笑天说道。

“我不管你什么把总、红肿,打烂佛像就不对!”古鹤鸣回应道。

“佛门乃清静禅院,施主不得无礼。”莘子也上前来说话。

方笑天用眼一望,一个绝色美人,马上转成笑脸说道:“看在这位美女面上,打烂的佛像我赔钱。但要请小娘子与我到县衙门去耍一耍,最多两天送还,不知意下如何?”方笑天皮笑肉不笑地说。

“你放肆!”古鹤鸣冲到方笑天面前。

“众兵丁,与我打这小子。”方笑天说。

众兵丁一拥而上围住古鹤鸣就动武,古鹤鸣早已拉开架势,与众兵丁打在一处。

方笑天、方同、师爷三人赶快上前拉莘子要回县衙门。莘子不慌不忙,拦开方氏弟兄。方氏弟兄见拉不住莘子,心中正怀疑,方笑天马上运力来拿莘子,谁知又被莘子轻轻拨开,方同从侧面赴向莘子,也被莘子避开。方家师爷手拿匕首,悄悄走到莘子背后,一个箭步突然窜出,向莘子肩上刺去,只听得呯的一声响,倒在地上。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