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竹篮钓紫鱼 桃岭积绿翠  

2015-05-20 17:22: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仙中的蓝采和从蓬莱仙岛回到自己的洞府后,就每日里熟读老子道德经,修炼道行;闲来时,放歌高吟,与那松鹤梅鹿为伍,真是神仙过的日子,甚是畅意。

这一天,正在洞府中悟道,拐李仙师已命白鹤衔来书信,信中无非是叫他早日下山,以践前约,赴昌州昌元伏魔降妖并了解民俗民情。蓝采和叫来童儿,吩咐看守洞府,然后驾上祥云,赴约而去。也是神仙法力广大,片刻之间,已到了目的地。采和在云中往下观看,见一匹山梁,此山由东向西,横延十里,东西两端较高,甚是雄伟。满山遍野,树木葱葱,一片翠绿之色。在那万绿丛中,西山头隐隐现出一座宫观来;东山头建有石城一座,沿山崖布局,好似寨子,甚是雄伟。尤其向西延伸的山梁,在延伸出去后,突兀之间尤如刀切断一般,山峰忽然中断,岩崖十分斗峭,更显得十分壮观。从山上望下,数十里一片平川尽收眼底。在山下不远处,集聚了一些住户,设立场镇,进行贸易往来,这里便叫作“峰高铺”。

山梁上的石头城上,也住有一些住户。先是为了防避乱世之中土匪强盗的侵扰而建的寨子,沿山而上,有一条在山岩中开出来的小道,因四面悬崖,只能沿此小道进出。石寨门关一道,如雄关佇立,真有一夫挡关,万夫莫入之气势。门两边石门柱上刻有字,右边为亿万年寒亘永固,左边为三千载蟠桃尚存。蓝采和见山头上有一宫观,就按下云头,前去拜望观主。采和慢慢向观里走去,见宫观上一牌匾,上书“玹清观”三个大字,心想,到了道友之家了。这玹清观原名“佑圣寺”,因年久失修,佑圣寺已坍塌无存。后来“祖师殿”的刘道士筹募资金,在这里新修建道观,因此名为玹清观。采和正在观看之际,从观中出来一人,身着道服,看去仙风道骨,童颜鹤发。走进一看,采和认得,原来是葛仙翁葛洪。葛洪一见采和,便说道:“我说是谁人到来,原来是采和道友驾临。”

采和回应道:“今日云游到此,操劳宝观,请谅解。”

“话说哪里,你我都是同道,不分彼此,请到观中歇息、用茶。”葛洪说。

提起葛洪,也是知名人物。葛洪本是道教理论家,又是医家。字稚川,号抱朴子,丹杨句容(今江苏句容)人。常在天下云游,最后止于罗浮山炼丹。葛洪还以儒学闻名,兼好神仙导养之法,又精于医术,著有《抱朴子》一书,书中专讲修仙慕道、养生,以及炼丹术;还著有医书《肘后备急方》以济世人。葛洪修生养性,后得道成为地仙,练就了一些仙术,但与八洞金仙相比,约微差一点。

因为很多年以前,蓝采和在罗浮山与葛洪会过面,谈论修道和养身。葛洪是地仙,因此蟠桃盛会没有被邀请。葛洪喜欢养殖果树,尤其喜欢栽种桃子。葛洪心想蓝采和将要赴天上王母娘娘的蟠桃盛会,曾请求蓝采和将蟠桃核带回,进行栽种。蓝采和赴蟠桃会后,果然将桃核带回,赠送给了葛洪,因此,葛洪常感谢蓝采和。今日又遇蓝采和,所以相邀到玹清观中住下。

蓝采和在观中住下后,就到岭上、岭下到处观览,一方面了解民情、民俗,一方面察访人间是否还有善恶、不平之事。

蓝采和在与葛洪闲谈时,又谈到了当年相赠天上蟠桃核之事:“葛道兄,我记得当年在西王母处赴蟠桃宴,曾将核桃相赠与你,现在如何?”

葛洪回答:“不提此事也就罢了,提起此事既高兴又遗憾。”

“何为高兴,何为遗憾?”采和问道。

“既然采和道友要听,我就说个明白。”

原来,葛洪喜欢云游天下和炼丹,天下有葛仙翁炼丹地十三处,葛洪所炼金丹,人吃后能长生不老,如果与蟠桃相配服用,效果更佳。

葛洪为了种植采和所赠的仙桃,到处云游,查看土壤、气候。最后来到这昌元县峰高铺,见这里风光奇秀,土壤、气候均适宜种植蟠桃,因此便在这里住了下来。葛洪将蟠桃种在这观外的岭上,辛勤劳作,浇灌。这蟠桃本是天上蟠桃,与在地上栽种大不相同。天上是与人间的时间不同,正所谓“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这蟠桃在天上是三千年种植,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更有这蟠桃熟后,天上所种的吃后成仙得道,而到凡间栽种,食后能祛病延年。葛洪种的蟠桃,种子来源于天上的蟠桃园中,但离了天上的灵气,加上土壤、气候不同,不能与天上的蟠桃相比,但结出的果食,仍然比一般凡间的桃子要大、要甜。

葛洪在这岭上居住修身养性,种桃炼丹,也不知过去了几多岁月。岭上桃树已经成片、成林,郁郁葱葱,甚是好看。更有那桃花、李花开放之时,桃红李白,风光无限,引来无数的文人雅士前来观赏,到这里的人也越来越多。

人们慕葛洪仙翁的修身和炼丹,不少人前来拜师学艺。葛洪对收授弟子也十分严格,在前来拜师的人中只选了三人为徒,其中一名徒弟名为肖涣,葛洪考察后,认为是一个好苗子,重点进行培养。

肖涣这徒弟,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强,习道悟性很高,只是美中不足,性格上略有一些急躁。肖涣在学道之后,确也很认真,数年之中,学到不少知识。这一天,葛洪带领徒弟们对所栽种的桃树进行松土、浇灌。桃林成片、树叶已转为深绿色,桃子的嫩果已显露出来,其中一棵树上只结了一个较大的桃子。

“师父,为啥这棵树只结一个大桃呢?”肖涣问。

“你别小看这棵树,这棵树与其它桃树不同,它的种子就来源于天宫,其它桃树是我们凡间的桃树。”葛洪回答。

“为啥它只结一个桃子?这个桃子与其它桃子有什么不同?”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这棵桃树来于天上瑶池的蟠桃园,它不但香甜味美,而且吃了能增强功力,延年益寿。”

“这个桃子好久才熟?”

“这个桃子已经过多年,根据我算来,还有四十九天即进入成熟期,可以食用,但必须配有我炼的金丹同时服用才有效果。”

葛洪带领众徒弟从桃林回到玹清观后,就叫各人学习“太上箴言”,并修身悟道。葛洪正在丹房炼丹,突然童儿进来禀报:“刚才飞鹤传书,衔来一封书信。”

“拿过来我看。”

童儿呈上书信,退出守观门去了。

葛洪将书信接来看后,才知是武当“朝元观”云阳真人写来的一封邀请函,是邀请葛洪到朝元观去赴“太乙清风会”。朝元观从历朝以来,每隔十年,召开一次“太乙清风会”,邀请海内外习道,且道法高深的真人前往赴会。葛洪看了书信后就把徒弟肖涣叫来吩咐道:“我已接到云阳真人书信,即刻到武当山赴会,但我正要制炼金丹,从现在起,你要守在炉边,注意观察火候,四十九天后,金丹炼成,与我取出放在玉匣之中。”

“我已谨记了,请师父放心前往赴会。”肖涣回道。

葛洪离了桃岭赴清风会而去。

肖涣遵照师父的指示,每日坚守在丹房,辛勤观察炉火,该添加柴火时便添加柴火,毫无一点怠慢、懒惰之意。平日里所食用的清茶淡饭,均由童儿送到丹房,吃饭、休息、炼丹均在丹房操劳,全身心投入炼丹之中。炼丹已到四十八天,还有一天,这金丹就炼成了。肖涣又到桃林去看了一遍,见蟠桃已大部分呈现红色,已快要成熟了。晚上,肖涣正在蒲团上打坐,心中起了杂念,这也是他急燥和道心不坚所至。他想到明天金丹炼成,蟠桃也熟了,师父回来之后,这金丹、蟠桃能有我的份吗?服食了金丹,蟠桃能祛病延年,说不定还能位列仙班。我何不将它吃了,师父回来也来不及了;我食了这仙丹、仙果也沾了仙气,师父也拿我莫法。我好言安慰师父,从新帮他炼制金丹,栽培蟠桃。因此,这天晚上肖涣就将金丹取出服食了,然后又将蟠桃摘下吃了。过了一段时间,葛洪回来后,肖涣讲了服食金丹、蟠桃经过,葛仙翁叹道:“此事也是孽缘,上天注定了你不该进入仙班。”

“为何我服食了金丹,仙桃不能进入仙班?”肖涣问师父。

葛洪说道:“金丹、仙桃必须要时满四十九天后食用才能有效,你四十八天服用效果达不到,甚为可惜。本来我赴会回来是安排了一份给你服食的,只可惜你与仙班无缘,可惜呀!可惜!”

肖涣听了后才悔不当初。葛洪从此后,便无心继续培养肖涣。但是肖涣服食了仙家之食,后来也活到一百一十岁。

蓝采和听完葛仙翁的叙说,也深感遗憾,说道:“此也是缘分所定,是强求不来的。”

葛仙翁说:“此事已过去多年,也就顺其自然吧。道兄难得到此,就在这里多住上一段时间,一方面可以多交流道德经典,一方面我陪你游玩这里的山水。”

采和回应道:“既然是仙翁诚心邀请,这也正合我意,就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共同切磋,并游玩这里山水。”

采和就此暂时住在了这里。

这一天,蓝采和与葛洪正在观里谈论老子《道德经》,忽见守门童儿进来禀报:“对面石寨中的一位老者前来拜访,是否接见?”

葛洪说:“既是邻居,可请进观中相见。”

不一时,童子将老者引进。蓝采和与葛洪望去,一位老者,白发苍颜,年约八十左右。来的老者上前说道:“二位仙师,请怒我冒昧前来。我是对面石寨中的住户,姓何,名叫呈太,今日前来,特有一事相求。”

“何老者请坐下说话,童儿看茶来。不知有何要事,我当尽力而为。”葛洪说道。

“只因我石寨中现住有三十多户人家,共有人丁一百多口。这些年遇上干旱和涝灾,加上兵戈征战,所以我等在这石寨中据守,自食其力。遇有小股土匪,凭险据守,尚可保全。如今,这些强人,互相联络,共有数百之众,将我三十多户人家困在了这石寨之中。我平时见你们观中常有二、三十个童儿,火工道士和你的徒众练习剑术,特请你们能否出手,助我一臂之力?”

“你我都是邻居,你们又都是善士、平民百姓,我当然助你一臂之力。”

“我们石寨中,被围已经一月有余,寨内有水池一口,水源已快要干涸。若再围十天,就无水喝了。”

“这没问题,我替你们从长江中借水来便是了,你现在随我就去罢。”

葛洪与同何老者出了玹清观,前往对面坡上的石寨,果然见到坡下有强人二百多众,围住坡上石寨。从石寨上的一条小道中,下来二十多个手执刀枪的寨民,前来接葛洪与何老者上山寨。坡下的强人看见后,马上涌来五十多个手拿棍棒的兵丁,准备拦下何老者一行人等。葛洪立即吩咐这二十多个寨民将何老者接上寨去。何老者忙问葛洪:“你随我们一路上去,让寨民抵住这些强人。”

“不需要,你们先上去,我来断后。”葛洪说

“恐怕有危险。”何老者又说。

葛洪说:“杀鸡焉能用牛刀,这些强人算什么。”

葛洪站在小路上,强人杀上山来。见一个道人站在路上,悠闲自在的观赏风景。这些个强人中有一个为首的冲上来,举起手中薄锋钢刀对葛洪说:“呔!你这牛鼻子道士,站在这里等死吗?还不跪下,谨防老子的钢刀将你砍成两半,合都合不起来!”

葛洪也不回答,也不动手,依然站在那里自顾自的看风景,毫不理会这毛贼小头目。这毛贼见葛洪如此轻视他,并不把他看在眼里,心中大怒,举起钢刀狠命往葛洪头上砍去,只听得“当”的一声,又听见“乒乓当当”声响,钢刀落在地上,小头目的手被震得又痛又麻。这小头目再一看,掉在地上的钢刀已被砍缺,小头目这才大吃一惊。涌上来的毛贼中,一个毛贼弯弓搭箭,向葛仙翁射去,葛洪用手中拂尘轻轻一挥,射出之箭返身向这发箭的毛贼飞回,正穿在放暗箭毛贼的左手上,痛得这毛贼大声直叫唤。葛洪这才慢悠悠地向石寨上走去。其余毛贼见来了异人,也不敢再上,依旧退到坡下去了。

何老者与寨民将葛洪迎到寨中,在大厅中落坐,然后大家都前来与葛洪跪拜,表示感谢。

毛贼小头目退到坡下的营中,见了大头目后,告诉说坡上石寨中请了异人前来助阵。这大头目听说后讲:“管他来了甚么异人,我就凭着人多势众,我不攻打你石寨,把你困死在山上,看你怎么解决饮水、粮食问题。”因此,数百名毛贼继续围住石寨,不肯退去。

葛洪与何老者等守寨民众,均在厅中议论如何退去贼人之策。何老者说道:“眼下毛贼还不敢冒然侵犯,但是就这么围下去,我们仍无法外出,采购食物,况且所剩的饮水也不多了,这如何是好?”

众民众你一言我一语,也说不出个办法来。

葛洪听了众人之言语后,才慢慢开口说:“山下的毛贼,知道你们石寨中的底细,存粮不多,存水不多。我想要使他们知道石寨中万事具备,不缺粮食,也不缺饮水,他自然退去。”

何老者听后说:“当然这是好法子,但如何实现?谈何容易。”

“你们明天在石寨城墙之上,布设坛台,备好香蜡纸烛,我请上天赐给你们粮食和饮用之水。”葛洪最后说道。

第二天上午,阳光高照。石寨城之是早已搭好了坛台,布上了香蜡纸烛,并响起了道教的音乐之声。坡下众毛贼觉得好奇,均望着石城墙上看热闹。葛仙翁踏罡布斗,散发仗剑,中口念着口诀。不一时,风声四起,云彩四合,云中站定了几位大力神。葛洪口中大叫一声:“极!”云中的几位大力神便从空中将玉米、红苕、大米等粮食投下,投到了石城寨子之中。寨中民众齐声欢呼,声如雷动。一会,粮食投完,大力神便驾云西去。葛洪又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儿,阴云密布,雷声四起,闪电频现,云中现出雷公、电母、风伯、雨师,以及江河龙王敖乙丙。葛洪口中大喊一声:“道极!”霎时间,大雨倾盆,半柱香时间,石城寨中的池塘早已被雨水灌满。此时,雨散云收,天空复晴。寨中民众又一次欢声雷动。这一切,都被坡下的毛贼看得清清楚楚,灰溜溜地回到营账中。几个头目聚在一起商量后,认为石城寨中有异人护佑,且石寨中粮食、水源充足,围困下去也起不了很大作用,于是拔营而去。石城寨中几十户人家,一百多人众的危难已解除,大家都到葛洪面前千恩万谢,感激不尽。民众都拿出食物、银钱要送给葛洪,葛洪都一一好言回绝了。葛洪别了众人,自回玹清观去了。

住在石城寨中的人从此太平了,就把这寨子名命为“太平寨”,以纪念葛仙翁的功绩。

葛洪回到玹清观后,就将到石城寨的有关情况告诉了蓝采和,采和听后不住点头。此后,采和每天就与葛洪谈经论道,修身养性,或是一同游玩山水。

这一天,采和正与葛洪在观中论道,突见童儿前来禀报:“峰高铺街上的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前来拜访仙翁。”

“请他们进来,到客厅用茶。”葛洪说道。

相互见礼后,落座用茶。

“几位长者到观中,有何事需求,请讲来。凡我观中能帮助的当尽力而为。”

三位长者中最年长的一位,喝了几口茶后,慢慢地讲出了原委来。

这峰高铺场镇,住有百多户民众,约有六、七百口人丁。多年以来,这里鱼、樵、耕、读,诗书礼乐,或是商贾贸易都是其乐融融,很是和谐。峰高铺场外不远处,有一小湖,湖水清澈,波光粼粼。湖的上游有一水潭,名为紫波潭,一条小溪把紫波潭与小湖相连。小湖地势在东边,人们把这湖叫“东湖”。峰高铺场镇以及附近民众、牲口的饮用水和农田的浇灌,全靠这紫波潭、东湖之水,不可缺少。最近以来,紫波潭中来了一个怪物,自称为“紫金大王”,其法力广大,能呼风唤雨,变化无穷。这怪物发性时,飞沙走石,大风大雨,过后,房屋倒塌,田中作物无存。同时随狂风卷走猪、牛、羊无数。更为可恶的是,这怪物占据紫波潭和东湖,不让民众取水。凡是去取水的,均被怪物收聚来的山精水怪、鱼兵虾将打伤。这紫金大王传话:若要用水有条件两个,一是要在紫波潭边修造一座,“紫金大王庙”;二是每三个月要送猪 、牛、羊各四十口,作为祭祀,贡献给这个大王庙里享用。如不答应,就兴风作浪,为害乡里,同时断了水源。至今已有数年,民众苦不堪言,但也莫奈其何。现在知道葛洪仙师法力广大,破解了围困石城寨的数百毛贼,天降神水和食粮,因此才知道葛仙翁隐居在此,所以才前来你这里请求降那怪物。

听了三位长者的讲叙,才知他们来观中原因,也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恶魔“紫金大王”在此作怪。

葛洪听后,约思片刻,自思自己法力高强,能应对这甚么大王,便说道:“此乃区区一小事,何足挂齿。好久你们去庙里献祭?我随你们去将那怪物收了便是。”

“回仙翁的话,还有十天便是献祭之日,请仙翁早一日到峰高铺,我们当迎接并商议收怪之事。”一位老者说。

葛洪说:“好,就这么定下了,我提前一天到峰高铺找你们。”

送走三位老者之后,葛洪又与蓝采和在客厅闲聊了起来。蓝采和用手将头顶一拍,顶上现了五彩光,不过别人是看不见的。采和就已知这怪物来历了,也知道葛洪与怪物的法力谁高谁低了。采和心中有数,也不便多讲,泄漏天机。对葛洪说:“道兄此去降那紫金大王,可否要我相助?”

“这个小小怪物,凭我法力已经足够,不需道兄助阵,你只顾游山玩水去。”葛洪回应。

蓝采和见如此,也不再说甚么,两人继续闲聊。

提起上八洞金仙中的蓝采和,因外人不知,别小看了他。蓝采和在八仙中,也是鼎鼎有名的。蓝采和自幼起,就尊崇道教,他对儒学也十分精通,曾放弃功名,追求仙道,成为逸士。在王屋山中修道,经遇仙人指引,终于得道。常夏服絮衫,夏着棉衣,冬卧冰雪,常于长安街市上,携篮而歌,唤醒世人。所唱之歌,多为唤醒世人,不要迷恋红尘,放弃名利之争,早作神仙中人。所唱之歌很多,只录其中一、二首于下:

其一:我见世间人,生而还复死。昨朝犹二人,壮气酒襟士。如今七十过,力困形憔悴。恰如春日花,朝开夜落尔。

其二:骝马珊瑚鞭,驱驰洛阳道。自怜美少年,不信有衰老。白发会应生,红颜岂长保。但看此印山,个是蓬莱岛。

多年前,蓝采和赴蟠桃宴,也曾帮助葛洪拿了一个天庭中的桃核,交与葛洪栽种,得也是不易的。赴王母宴者,均是上仙,其他小仙是不能赴宴的。王母即是西方金母,世人称之为西王母,生于伊川,姓缑氏,名曰姚於,字太虚。蓝采和在蟠桃会上,因喜欢歌唱,王母叫采和唱歌,命董双成奏云和之笛,王子登弹八琅之璈,许飞琼鼓太虚之簧,安法兴弄玄妙之曲。蓝采和对王母说道:“我唱曲配合可以,但请王母允我一事。”王母说道:“何事?”采和回道:“请赐我桃核一枚。”王母听了后说:“今日众仙聚会,难得众仙雅兴,可以带走桃核一枚。不过此桃三千年一结实,非世间所有,既使在下界种了,也会变样的。”因此蟠桃宴散了之后,采和才得到了这一枚桃核,采和转赠了葛洪。其实,天庭中早有规定,蟠桃宴中吃过蟠桃后,骨核是不能带走的。蓝采和乘王母与众仙高兴之时,提了这么一个要求,被王母应允。蓝采和因此在宴会上特别卖力,唱歌助兴,其歌为踏歌,步韵而唱:

蓝采和遵命唱踏歌,说的是大千能几何?

自古人生似一春树,又好比驹隙一掷梭。

古来混沌过后不复返,今人又纷来世更多。

只说朝骑凤到碧落,暮见那桑田生白波。

见长景明辉在空际,身在宫阙里高嵯峨。

看时人无不想云路,哪知云路似空抚摩。

见那世人刚生又死,如今一晃就七十过。

生有胆识死无名鬼,自古如此君又奈何?

人爱少年还有衰老,白云深处来听踏歌。

浩浩黄河长流不息,悠悠混浊难见清波。

冬夏常年是不变易,四时八节岁月如梭。

闷时跨鹤闲游瞬息,独在高山视看银河。

王母圣寿共祝佳会,奉旨率尔吟曲踏歌。

采和歌罢,众仙欢喜,王母也十分高兴,因此,采和才得将天庭之中蟠桃核带到下界。

葛洪择了日期,带领徒儿以及法器法物,到紫金大王庙去收伏那妖怪。到了紫金大王庙,葛洪举目一看,此庙坐落在紫波潭边不远处。大殿上方悬着一块匾,上书紫金大王庙五字,左右门坊上刻有对联,上联是:保一方清吉,下联是:佑四季平安。葛洪看后冷笑道:“这厮还说甚么保一方清吉,结果是扰乱民众,祸害一方。今日待我将这妖物除去罢。”进得正殿,上供泥塑紫金大王像一樽,紫袍金甲,手执一柄九环大刀,看上去甚是威风凛凛。葛洪见了,心中火起,忙叫徒儿将塑像毁了。众徒弟听师傅讲后,便一阵棍棒,将紫金大王塑像打得稀烂。然后又在紫金大王庙前空地上搭起坛台,点上香蜡纸烛,开始做法事收妖。

紫金大王正在洞中与近身的小妖闲谈,突然一小妖慌慌张张地禀道:“大王,不好了,一个老道士将庙里塑像损毁了,还在庙前做法事。”紫金大王听了心中恼怒,急忙披挂提刀,带了一群小妖,冲出洞来。见葛洪正在庙前仗剑作法事,大怒说道:“哪里来的毛道士,敢在本大王庙前撒野!”举起九环大刀,向葛洪砍去。葛洪慌忙避让过刀锋,仗剑相迎。这一刀正砍在法坛之上,将法坛损坏。这妖怪就在庙前斗了起来,斗了一个时辰,胜负未分。葛洪见了,口中叫了一声“起”,手中宝剑霞光万道,冲天飞起,直往妖怪头上而去。紫金大王一见,口中也说了一声“变”,紫云起处,九环大刀也飞起与宝剑对阵。刀剑在空中互斗,紫云、金光互相缠绕,又斗了一个时辰,胜负未分,刀剑各自落入各自主人手中。葛洪见与紫金大王斗了多时,未分胜负,便从袋内拿出拂尘,将拂尘一掸,霞光起处,一团烈火向妖怪扑去,此是葛洪使用的三味真火。妖怪见三味真火扑来,急忙把口一张,一股浑水向三味真火迎去,水火相斗,相互都难接近。这样,双方又斗了多时,还是难分胜负。葛洪见天色已晚,便对妖怪说道:“今日天色不早了,明天我再来拿你不迟。”

“好,你这毛道士 ,我是不怕你的,怕你就不是紫金大王。”妖怪说完,化了一道黑气,遁入紫波潭中去了。

傍晚时分,葛洪带领徒儿等众人回到玹清观。

蓝采和见葛洪回来,脸上带着不快的神色,早已知道他并没有拿住妖怪,只装着不知,对葛洪说:“道友今日可是奏凯而还?”

“一言难尽,坐下慢慢说。”葛洪回应。

两人到客厅中,喝了茶后,葛洪才慢慢讲了今天与紫金大王斗法的经过。

蓝采和是上八洞金仙,早知其中之故,葛洪是地仙,自然道法不如采和高深。

原来这紫金大王是王母娘娘瑶池中的一尾紫色金鱼,养在瑶池中。由于王母娘娘常与众神仙在瑶池边上谈经说道,这金鱼听了经文后,就自行修炼,千年以后,终有小成就,能幻化人形。偶遇瑶池水涨,紫金鱼被水涌出瑶池,见了外面世界如此开阔,如此美好,就变化人形,潜往人间,逍遥自在,尊享人间供奉烟火。在下到红尘中时,顺便偷了王母放在桌上的金钗,变作九环大刀使用。紫金鱼到凡间后,就在这峰高铺外的紫波潭中修炼。又顺便收伏了一些山精水怪为喽啰,在这里兴妖作怪。

蓝采和听葛洪讲了情况,便对葛洪说道:“明天我陪道友前去看看这厮,用得着时,助你一臂之力。”

葛洪原本想独自一人去收伏这妖怪,无奈他的法力与妖怪相差不远,只战了一个平手,于是说:“既然道友愿去,这是好事,可保这里平民百姓平安。”

第二天,蓝采和与葛洪师徒一行,直往紫波潭奔去。众弟子在庙前摆了法坛,站立一旁,葛洪依然仗剑作法。不一会,紫波潭中起了一股旋风,紫金大王手提九环大刀冲出水面,直奔葛洪法坛。妖怪与葛洪也不答话,继续昨日的恶斗,斗了许久,还是不分胜负。这时,紫金大王张开大口,趁葛洪不注意时,吐出一股黑色的恶臭气,带着浓浓的腥臭,葛洪闻了这浓烈的腥臭气味,头昏目眩,摔倒在地。紫金大王手中九环大刀直往葛洪砍去,葛洪的徒弟们大声惊呼。正在危急之时,只听得一声大喝:“孽畜不得狂妄!”采和话随身到,手中拂尘一掸,红光起处,紫金大王倒退了几步。

“你这臭毛道士,干你甚么事,来惹本大王!先吃我一刀!”妖怪举刀向采和砍来。采和也不避让,只用手中拂尘挥去。妖怪每砍一刀,都被采和用拂尘一挥化去。妖怪见这招不行,马上把口一张,一股又黑又臭又腥的恶臭向采和面上喷去。采和依然手中拂尘一掸,这些臭气反到倒转向怪物自己 扑来。妖怪见不能取胜,口中又吐出一股大而黑的水,向采和面上喷去。采和口中叫道:“转去!”,这股黑水又倒转向妖怪自己扑来。妖怪见这个道士法力高强,化作一股黑气,钻入紫波潭中,不再出来。

葛洪上前与采和道谢:“若不是道友,险遭妖怪暗算。”

“这妖怪也不过如此。”采和说道。

“现在妖怪不肯露面,如何收它?”葛洪讲。

“我叫它自己出来。”采和说。

蓝采和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花篮来,说了一声:“变。”这个花篮就变得有斗篷大,斗篷上系着一根绳索,斗篷发出万丈金光。采和将斗篷大小的花篮放入紫波潭中,不一会,潭中的水开始滚动。又一会,潭水好似锅中烧开了的水一样翻滚。不一会,一些小妖和鱼兵虾将被水烫死,浮出水面。采和见时机已到,又说了一声:“起”,将绳索往上收提,一会儿,花篮好像钓鱼一样,篮中一尾硕大的紫色金鱼在扑腾扑腾地翻动。采和对葛洪说:“这就是紫金大王。”

“啊,这就是妖怪。感谢道友,从此这里可以清静太平了。”葛洪说。

“让我把它宰了吧!”葛洪又说。

此时忽听得天上有人喊:“二位道友,放了这孽畜,让我带它回去。”两人抬头一看,彩云中站定一位女仙。采和一看,原来认得,是王母娘娘瑶池边住着的仙女,名叫瑶姬。原本五位女仙,其一曰华林,其二曰媚兰,三是青娥,四是瑶姬,五是玉卮,今天来的正是瑶姬。

“这紫金鱼本是瑶池中的一尾鱼,因瑶池水涨而逃到下界作怪。王母命我前来将它带回瑶池。”

采和原赴蟠桃宴时认得瑶姬,听瑶姬说后便将紫金鱼交付瑶姬,然后各归各自洞府。

后来,这里便平安无事,葛洪也回到罗浮山去了。这岭上,满山遍野都栽上了桃树。春天到来,桃树呈现翠绿之色;桃花开了,满山都是粉红一片,甚是好看;桃子熟了,红绿相间红得十分可爱。后来,这里的人就把这岭叫着葛仙岭,也叫仙桃岭。

时间如流水,时间过去不知多少年,这时成了八景之一的“桃峰积翠”,供游人观览。

清代荣昌县的教谕谢金元有七律一首,咏这桃峰积翠:

层峦叠叠势嵯峨,百转千盘拥翠螺。

黛色高低春雨润,岚光浅淡晓烟拖。

桃供王母颜如醉,丹炼仙人鬓已皤。

惆怅奇峰犹卓立,相邀载酒费吟哦。

 

 

                                  本段2015310日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