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铜 鼓 大 王  

2015-09-29 15:23:3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廖正伦

咚咚咚咚……

战鼓和铜的敲击声,响彻云霄。

在铜鼓山上的天全寨里,宋朝的士兵和当地僚人土著民的士兵在此聚会,并召开了一个结盟大会。说来也是一段离奇地故事。原本当地僚人与汉人之间,存在着一些间隔和纠纷,为什么一朝就化干戈为玉帛了呢?这就娓娓道来。

唐朝肃宗在位时,于乾元元年成立了昌州,下面所辖三县,一是昌元(今荣昌),一为静南县,一为大足县。静南县也曾作过州府驻地,也是海棠飘香之地,静南县中有一座山,名叫铜鼓山。当时昌州是汉、僚杂居之地。僚人很早就铸有铜鼓,把铜鼓作为僚族的一种神圣的信物。在僚人祭祀、聚会、作战中,都会使用铜鼓,如同汉人使用战鼓一般。后来静南县撤销了,铜鼓山、吴家铺、河包、路孔这一线就划归昌元县,而铁山、季家、石龙、珠溪一线就划归了大足县。

到了宋朝,因靖康之变,金兵入侵,宋高宗南退偏安,定都杭州,就是南宋。古人有一首诗说:“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薰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到了宋朝末年,朝廷腐败,奸臣当道,国运日衰,民不聊生。

这时,昌元县县令吴某,也是一个贪官,欺压百姓,刮取民脂民膏。对县内僚人也是采取高压态势,增加赋税,于是就激起了僚人的不满和反抗。住在铜鼓山的僚人首领叫阿努池,他也是一位年轻力壮的首领,且武功出众,善使一把扑刀,阿努力池聚集了本族的青壮年八千余人,集中在铜鼓山上的天全寨中,每日训练士兵,随时准备对抗吴县令的横征暴敛。吴县令也曾派出守兵和团练,围剿铜鼓山,攻打天全寨。因县里兵丁不熟道路、地形,加上兵丁训练无方,屡战屡败,损失了不少人马。吴县令无法,只好备上公文,呈报州府,请求派兵到昌元围剿铜鼓山天全寨僚人。

阿努池听派出的探子回来报告,说是县里已到州、府搬请救兵。阿努池急忙来到天全寨中的铜鼓庙,把放在铜鼓庙中厅堂中的铜鼓敲动,召来了八个副首领,商讨对策。僚人敬仰铜鼓,因此建了一座铜鼓庙,庙中专供铜鼓,与汉人敬仰菩萨一般。阿努池等人商议后,加紧维修增固天全寨城墙。这天全寨城墙临悬崖绝壁和山势而建,十分险峻。寨门有四,一为东安门;二为南治门;三为西吉门;四为北清门。西门刻有楹联一副,上联:巍山烟云锁钥地;下联:危岩峻岭金汤门。并把八千兵丁分给八位副首领,共为八拨人马,寨内四门由四位副首领带领,日夜巡查;铜鼓山脚下四周,也由另四位副首领各带所部兵丁,作为前哨。

府里接到告急文书后,用快马申报朝廷。这时,南宋朝廷也处在外忧内患之中。宋朝在北方的金朝势力强大,到了金哀宗完颜守绪天兴三年(公元1234),金朝就被北方兴起的元朝所灭,元朝太祖成吉思汉也是一代枭雄,依然如同金朝一样,继续南侵扩张。此时南宋皇帝赵昺在位,公元1278年继位为祥兴元年。接到重庆府告急文书后,面对元朝大军南下,也无兵将可派,只得回复重庆府里,动用府里兵将自行解决。重庆府里接到回复后,只得派府里的兵丁二千五百人增援昌元,领军将领为防御副使杨明。

提起杨明,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杨明是宋朝初火山王杨继业的13代裔孙,是著名杨家将后人。杨明武功高强,并立下了不少战功,那知宋朝朝纲不振,官场腐败,只派到重庆府作了一个防御副使之职。恰遇当时元兵大举南下,南宋江山大半又被蒙古军队占领,而重庆也不例外,元军向重庆进发。重庆府的兵力也很弱,也不过战将数员,兵士三万余人。在此情况下,府里为保重庆安全,也只好派杨明率兵两千余人前往支援昌元。

杨明兵到昌元后,暂时将兵扎在城外。县令接入,并讲了铜鼓山僚人作乱情势。两天后,杨明率自己军士和县里杂牌兵丁共三千四百多人,往铜鼓山进发。离铜鼓山数里之地,看了地形后,扎了营盘,安排了哨兵及探子。杨明将军熟读兵书,但不知地形,不敢冒然进攻。先找了当地一些乡村父老到营中坐谈,弄清僚人为何反叛,以及其它情况。这些父老共有七、八个人,年龄都在七、八十左右。经过坐谈询问后,已得知三点。一是铜鼓山的地形、山势、方位、路径;二是僚人首领及士兵情况;三是僚人原来都是宋朝臣民,并无反叛之心,皆因县里增加贡税和平时对僚人有欺凌之意而引发的变故。送走父老后,杨明想到,昔年诸葛武侯,为平定南方反叛的孟获,曾七擒七纵,最后攻心为上使孟获终身降伏,不再反叛,保一方清吉。再者,僚人反叛乃不得已,官逼民反为起因。又从父老们言谈之中,得知阿努池为人耿直。因此,想先进行招安为上,如果成功,又可以兵不刃血,化解一场血腥的战争,以免百姓遭受兵火之苦。

次日,杨明派了一个士兵,并由一个当地的父老引路,带上杨明的书信,到铜鼓山而去。正好天全寨中,阿努池正与八个副首领在商议宋兵派兵来攻山之事。僚兵将宋营兵士及父老带到,兵士呈上书信,阿努池看了书信,觉得信中语气谦和,全是劝和罢兵之意。将内容说与其他八人听了,有一半的人不相信杨明是有诚意的。当地父老讲了杨明将军的诚意后,阿努池说:“如果杨明有诚意,就请他个人单独上山来与我谈。”

兵士和父老回营后,转达了阿努池所说的话,杨明说:“我与几个副将商议一下。”几个副将听后,一位副将说:“僚人的话不可信,万一他们扣住将军,我们怎么办。”大家七嘴八舌,各说已见,杨明听后说道:“阿努池也并非狡诈之人,且起因是我方增加赋税所至。我后天亲自去走一遭,以理说服他。我上山后由副将王泊暂带领人马,作好各种打算,做到遇事不慌。”

这一天,果然杨明只带了一名引路父老上山,阿努池见杨明如约而至,也十分高兴,亲自到寨门口迎接,一同到寨上大厅中坐下用茶。

“阿首领看过我劝和的信后,有什么打算?”杨明问道。

阿努池回话:“将军劝和之意我已理解,只是是否是真诚之意;二是增加赋税之事如何处理;三是要订立一个共同遵守的条约。这三个事是主题,另外还有题外话,我要与将军比试一下武艺,听说你武功超群,是否虚话。”

杨明回道:“你说的几个事,我都全部答应,重庆知府在临行时授权我权全行事。至于增加赋税之事,应予废除,按照过去所订的税赋交纳,遇灾荒之年还应减免;应该订立一个条约,共同遵守,不得违反;我武功虽然平常,但愿与你共同切磋武艺;表示我方诚意,在我两比武之后,我愿割血为信,以明心志。”

阿努池见杨明说话爽直,心中的疑虑也消了许多,阿努池也是耿直之人,就马上叫杨明到大厅前面操练场比武。两人先比试拳脚功夫,两人拉开架式,双方拳来脚往,战有片刻时间,未分胜负。然后二人比试兵器,阿努池在刀枪架上取了一把朴刀,然后对杨明说:“你选一样兵器罢,听说你杨家枪天下无敌,我来领教一下。”

“我看这样罢,刀剑兵器无情,恐怕万一失手,伤了和气,不如都用棍如何?”杨明对阿努池说。

阿努池听后,觉得杨明心地仁慈,心中对杨明又增加了一些信赖之感。两人就用棍比试了起来。战了约五十个回合,杨明拖棍回身便走,阿努池随后追来,冷不防杨明回身一棍,直取阿努池喉头,在阿努池喉部一分之处,杨明停了棍。阿努池见棍头已到喉边,知道已中了杨家的回马枪。但到喉头的棍却收了回去,知道杨明将军宅心仁厚,便说道:“杨将军果然武艺高强,我输了,佩服、佩服。”二人又重新回到厅上用茶。

杨明又对阿努池说:“为表示诚心,我就割血为信吧。”随即在架上取下短刀,捞出左手之袖,欲割血表心。此时,阿努池对杨明已是真心信服,就说到:“不必割腕了,我已相信将军的诚意了。”说完,抢了杨明手中的刀。

阿努池对杨明说:“既然将军勇武,又讲诚信,心地良善,我欲与将军结为生死之交,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这当然好呀,我们就当天明誓吧。”杨明回答道。

当下摆下香案,备下酒碗。两个各将中指咬破,将血滴入酒中。杨明三十九岁为兄,阿努池三十六岁为弟,跪拜天地后,兄弟互拜,然后喝了血酒。

至于签订协议,双方同意后天在天全寨举行,并举行盛大的插血为盟。古代人们在举盟会时,要饮用所祭献的牲畜之血,以表示双方的诚意。僚人用十面铜鼓,杨明将一百人的战鼓队,用十面大鼓,九十面小鼓,与僚人铜鼓共同奏响,因此才有这次结盟大会,双方都聆听了这一场震撼人心的铜鼓结盟大会。这就是僚、汉化干戈为玉帛的源由。

经过杨明将军的怀柔政策,化解了僚汉的冲突,化敌为友,化干戈为玉帛,促进了民族之间的和谐。杨明与兄弟告别,带兵回到县城暂住。

此时,正是南宋末年。元兵在世祖忽必烈的指挥下,以锐不可挡之势,攻城掠地,大军直压南宋全境。忽必烈是元宪宗蒙哥之弟,受蒙哥之命,总理汉地征伐等军国大事。忽必烈率二十万大军,分两路进攻南宋。一路由北向湖北等省进攻;一路向四川而后重庆方向进攻。此时,忽必烈手下战将粘先铁木尔率十万大军,攻打重庆、合州等地。元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态势,已抵昌元城下。县令欲弃城逃走,杨明立即制止,并暂时接管了县主之权。杨明即命随军副将王泊带领兵士一千,加上县内兵丁、团练共约一千五百人,在县城内防守;自己率兵二千在城郊扎营,互为倚角之势。经过三天的激烈战斗,寡不敌众,县城失守,王泊等人战死。杨明在城郊与元兵交战,元兵数万之众,杨明只有士兵二千余人。三天后,杨明之兵士死伤过半,一路败退至铜鼓山,与结义弟兄阿努池相会,告之元兵入侵之事。阿努池听后说道:“你我系弟兄,加上已有盟约,我们联手抵抗。凭我铜鼓山山深林密,天全寨地势险要,可以抵挡。”于是,杨明所部的一千多士兵就与阿努池的士兵进驻了天全寨。并派出探子探听元兵动向。

第二天,探子回天全寨回报,元军攻占昌元县城后,兵分三队,一队由粘先铁木尔带兵六万,直奔重庆;一队由元将勿里至台率兵二万直奔合州;三队由元军猛将柯尔耶才率兵二万向我铜鼓山靠近。两天后,元兵已将铜鼓山团团围定。

元兵扎营后,即派兵扫荡铜鼓山,妄图将宋兵全歼,已绝后患。但因对地形不熟,被僚人和杨明的兵士消灭数百人之多。柯尔耶才只好写上一封战书,派一个士兵和抓来的一名当地百姓,送到铜鼓山前哨营寨。杨明看了战书后,知道元兵求战、求胜心切。便批文战书上“后日决战”。元兵将批上复文的战书交与柯尔耶才。

元兵见战书批回,后日决战,因此,就有一些麻痹。哪知,当天晚上半夜时分,僚人及杨明的士兵冲入山下元兵营寨,放火烧起营寨,又乘机杀死元兵近四百人。

到决战之日,杨明与阿努池带了兵丁三千人,下到山下,在一开阔之地,与元兵交战。杨明跨骑青聪马,手提湛银枪,出到阵前;柯尔耶才骑着黄彪马,手上大砍刀,前来交锋。柯尔耶才大声呼喊劝降,杨明也不答话,把枪一摆,分心就刺。两人在阵前两马相交,刀枪并举,一来一往冲杀了四、五十个回合。柯尔耶才大砍刀劈头盖脑砍下,杨明用枪拨开,回马便走,柯尔耶才举刀后追,突地间,杨明回身一个回马枪,把柯尔耶才挑下马来,死于地在。杨明跳下马来,取出腰间宝剑,割取柯尔耶才首级。柯尔耶才的副将失吉忽弯弓搭箭,向杨明射来,杨明未及提防,被箭射中倒地。阿努池见状,带了一队人马赶来,将杨明抢回阵中。失吉忽指挥元兵冲杀过来,僚人及宋兵退回寨中坚守。

阿努池将杨明抢回后,因箭上有毒药,也是回天无力术,阿努池及宋兵痛哭失声,后来也就安葬了。僚人及宋军士兵后来坚持了一个月,元兵无法攻入,天全寨虽高,但因粮草供给不上,且战死、负伤也增加,最后化整为零,僚人及宋军士兵也就隐入了崇山峻岭之中。

一年过后,公元1279年,元朝已取代了南宋。战事过后,铜鼓山已一片荒凉。当地老百姓又重新回来维修庙宇、山寨。因避战乱重回故乡的僚人、汉人为了纪念杨明将军,就在供奉铜鼓的铜鼓庙中,塑了杨明将军的像,以表示纪念。后来当地民众,凡遇到天干、水旱、灾祸等都到庙中求杨明将军保佑,且每每灵验,保佑一方的平安。除了正规的如来佛、观音、李老君等菩萨外,杨明就是一方的土主神了。

时光如梭,又过了八十多年,元朝又被明朝取代。朱元璋取得了天下后,四海升平,国泰民安。昌元县改为荣昌县,明朝的县官就将杨明将军抗击元兵、和睦民族,保佑一方清吉的事迹上凑到朝廷。过了一段时间,朝廷下旨:“敕封杨明土主显灵大王。”因此,杨明将军的事迹,才得广为流传。这些蛛丝马迹,在清代的《荣昌县志》中也有依稀的记载。

 

                                       2015923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