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壶弟子的博客

传统诗词、新诗、杂文、小说

 
 
 

日志

 
 
关于我

石壶弟子,重庆荣昌人,曾任重庆市武术协会委员,现任荣昌诗书画院秘书长,重庆诗词学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1967年国画大师陈子庄指点书法、武术、诗词。(本人最近一段时间忙于美术、书法、诗词创作,上博客时间较少,敬请各位博友原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苏 门 拳  

2017-01-25 15:29:2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廖正伦

引言

苏门拳在明正德年间传入荣昌,至今已有五百多年历史。在荣昌、永川、江津等地流传。为了保护这濒临失传的传统武术,已申报为重庆市级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苏老大,加油!”

“苏老大,把他打下擂来!”

“苏老大,你要挺住,为我们苏家镇争光!”

这些吼声,全是擂台下苏家镇的观众为苏老大加油的喊声。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苏家镇与宿家镇的武术擂台赛比赛日,这两个镇举行这种比赛已经有五年了。

苏老大姓苏名金才,他还有一个弟弟名叫苏金祥,两人在苏家镇上共同开了一家裁缝店。苏金才,大家喊他苏老大,今年二十九岁;苏金祥今年二十七岁,大家叫他苏老二。苏老大、苏老二是热血青年,志气方刚,从小跟随一个名叫伍定怀的武师习武。清水河对面是宿家镇,与苏家镇隔河相望。自从五年前,宿家镇镇长宿为迁与苏家镇镇长苏子茗共同倡议,决定每年搞一次武术强身大会,今年已是第五次了,宿家镇已赢了三次,苏家镇只赢了一次,如果这次输了,宿家镇就是四赢一输了。

今日宿家镇上场的是绸缎铺掌柜宿为财的儿子宿良能。宿良能今年三十岁,拜镇上武师旦茂先为师,已习武十多年了。

擂台上,苏老大,左弓步上前,迎门一拳,宿良能左手上挑,右手一拳向苏老大当胸一击,苏老大左手往下一挂,化开来拳,右手一掌向宿良能打去,宿良能左手上拨,拨开来掌,右手变标掌向苏老大面部冲去,苏老大立即狮子大摇头,迈开标掌,苏老大左腿向宿良能弹去,正踢中宿良能腿部,由于苏老大个子瘦小,力量不足,被个子大的宿良能反弹回来,立足不稳,侧身倒地,但又立即起身再战。但是台上锣声响起,根据规定,倒地为输。台下观众一片叹息,觉得十分可惜。

擂台赛散场后,苏老大随人流返回苏家镇。这时一个约五十岁着黑衣的老人,跟在人流的后边,看见苏老大返回了裁缝铺然后才悄悄离开。

恰好苏氏弟兄裁缝店贴出一张招工的告知来。因这苏氏弟兄做衣裳也是父辈所传,从小就干裁缝这一行,手艺不错,加上苏氏弟兄对人厚道,把银钱看得较轻,价格便宜,所以裁缝店生意较好,才贴出了一张招工的告知。贴出告知后的两天内,就有两人前来报名。正在此时,那个五十岁的黑衣老人也来报名了。苏老二对前来的三人说:“我们裁缝店只需要一个人,你三个人来报名,只能取一个。”这报名的三个人都争着要干裁缝这一行。

“你们也不要争,我看你们就显显手艺吧。在规定的时间里,用同等布料,你们同样各做一件上衣吧,谁用的时间短,样式新,穿着舒适,谁就留下吧。”苏老大接着说。

经过现场比试,黑衣老者胜出,被苏氏弟兄留了下来。

应聘的另外两人走了,苏氏弟兄把黑衣老人邀进客厅喝茶。在谈话间,苏老大听黑衣人口音是外省人,便问道:“老丈,姓甚名何,家住哪里?”

“我姓舒,是舍、予舒,名叫舒云同,家在广东,我也是裁缝出身。”

苏老二插话:“舒师傅,不远千里,因何至此?”

“说来话长,听我慢慢与你弟兄俩说来……”

原来舒云同生于明朝天顺四年(公元1460年),由于武功出众,曾为锦衣卫副指挥使。后来见朝中宦官专权,辞去职务,回老家广东,以教武为生。平时,舒云同与当时武林中的河南刘鹞子,广东洪门的名家黄达仁,广东南拳名家竺可行等人相好,互相交流武艺。舒云同开了一家武馆,名叫“岭南武馆”,由于舒云同武功好,为人正直而和善,因此到武馆来学习的弟子越来越多。这样,引起了另一家武馆的不满,另一家武馆的馆主名叫郝成彬,他是州官的外姪。郝成彬夥同州官,想法要除掉岭南武馆的舒云同。这时,有一起匪案在州里审理,郝成彬买通匪首诬陷舒云同是同伙。州官决定逮捕舒云同下狱,幸好弟子中有公门的人,及时告诉舒云同,因此,舒云同才离开广东,云游五湖四海。这些情况,舒云同并未完全告诉苏老大、苏老二,而是讲了被土匪诬陷,被逼迫逃离广东来到四川,最后来到古昌州所辖之城,荣昌、永川及江津等地。

从此后,舒云同就在苏氏弟兄的裁缝店中做缝衣的手艺。舒云同手艺好,对人谦和,与苏氏弟兄相处很好,苏氏弟兄对舒云同也很好,作为长辈和裁缝师傅来对待。

由于舒云同是广东人,到四川后对这里气候不适,水土不服,生了重病,苏氏弟兄尽心尽力,请来名医为舒云同治病,晚上苏氏弟兄还轮流住到舒云同房中,以便细心照顾。在苏氏弟兄精心照护之下,舒云同的病便好了,恢复如初。经过这几个月,舒云同与苏氏弟兄更加亲密、和谐,宛如一家人。

苏氏弟兄的裁缝店,是一坐三进堂阶的大院,前院是裁缝店,中院是住宿,后院是花园。苏氏弟兄早、晚在后花后园中练习武艺,因为舒师傅不是外人,也常到院里来。舒云同经常观察苏氏弟兄的武艺,也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一年后,到了苏家镇与宿家镇的擂台比赛又要召开了,苏氏弟兄又忙着要参加比赛。这时,舒云同对苏氏弟兄说:“你们不要忙于去比赛,因为你们的功夫还不扎实,且有很多缺点。我建议这一届比赛放弃,今后练好武功再去。”

苏老大答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这次去不能取胜?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功夫不扎实?”

“我看了你们的功夫,所以晓得你们的功夫还不够。”舒云同回答。

苏老二说:“你不知道我们功夫厉害吗?”又继续说道:“舒师傅,你在缝纫上,我承认你是我们的前辈、老师,但是在武术上可就不一样了,并不是穿针引线,裁剪布料那么从容了。”

舒云同说:“这些我都知道,根据你们目前的状态,还没有必胜的把握。”

苏老二又说道:“难道你懂武术?”

舒云同回应:“略之一、二。”

苏氏弟兄听了舒云同的话后,都感到惊奇,这位平平凡凡的一位裁缝师傅,又没见他亮过任何武功,都有些不信。

舒云同对苏氏弟兄说:“你们要去参加比赛,我来把关。你们与我过手一试,能胜我就算过关。”

苏老二首先对舒师傅说:“我先来试一下,拳脚无情哟,师傅请多留意。”

舒云同听后笑了笑说道:“我是叫你两人一齐上,我不是叫你单独上。”

苏氏弟兄听了更是惊奇,最后还是决定两人前后夹攻。苏老大在前,迎门一拳向舒云同打去,舒云同左手挂开来拳左脚同时进入苏老大侧门,卡住苏老大身躯,一肩峰把苏老大抬出一丈开外;并且迅速回身,双拳连环杀捶,逼开从身后攻来的苏老二的冲拳,同时迅速跨出一步,用捆身法卡住苏老二身躯,又是扭腰顺肩,把苏老二掸出一丈开外,舒云同快速一招制敌。苏氏弟兄从地上爬起来后,跪在舒云同身边口称:“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今后你既是我们的裁缝师傅,又是我们的武术师傅。”

从此以后,苏氏弟兄就在舒云同的指导下,认真、刻苦练功习武,再也不谈与人比试争高下。

舒云同,首先从基本功从头教起,把自己一身中所学习的武艺,经验融为一体,悉心传授。步法中的六脚,身法中的六身,以及手法、眼法,变化融为一体,贯穿于拳术之中。除了传授六角桩、分对、游塘等套路外,还传授独门器械,尖刺、点穴尺、南洋产刀、围刀、板凳拳。同时,又将山东拳术七步桩、鹞子钻林,芙蓉桩等也同时传授。时经五年之后,苏氏弟兄武功渐近精,日趋成熟,参加各地的武术擂台赛,无一失手,均获第一名。

舒云同在这里,教武七年,这一年接到广东家乡的信息,说是郝成彬与官府勾结,贪赃枉法,为害百姓,被朝中监察史弹劾,已逮捕法办。舒云同得信息后,思归故土,只得与苏氏弟兄告别。苏氏弟兄挽留再三,舒云同思乡心切。舒云同临别嘱咐苏氏弟兄,将武艺流传下去,临别时苏氏弟兄哭泣不止,依依不舍。

后来,苏氏弟兄遵照师傅所嘱,除刻苦练功夫外,还将这门武艺精心传授弟子。并将所学武艺定名为“苏门拳”。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